首页 » 玄幻言情 » 正文

小说凤洛,周氏《逆天狂妃:摄政王的心尖宠》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狂妃:摄政王的心尖宠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可可甜甜

角色:凤洛,周氏

简介:(女强男强)因被同伴坑害,本以为就此嗝屁的凤洛,意外穿越玄幻大陆某家族的废材大小姐。
  凤洛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对那些欺她的人以牙还牙
  
  她一心想修炼,成为强者,却不小心撩上了某国的摄政王,对方千方百记的缠在她身边。撒娇茶言茶语通通用上,把凤洛吃得死死的。r
r
  偏偏凤洛也舍不得拒绝,只好宠他惯他。r
r
  且看凤洛与摄政王是如何步步为上再为上的。

书评专区

逆天狂妃:摄政王的心尖宠

《逆天狂妃:摄政王的心尖宠》第8章 误入斗兽场免费阅读

由于她是原主死后而占据她的身体的,对这具身体的身份并不是很了解,又或者是脑子空白一片。

稍微知道这个世界的信息还是自己一点点的积累起来的。

照谢子祈所说,现在她的筋脉已经恢复差不多,内力可以使用,就是灵力还需要有一个媒介去辅助她修炼,所以身上暂时没有灵力。

这还得需要自己慢慢地摸索,先把基本的打牢固,至于为何她可以一目了然凤乐月的修为,一旦她的身体可以修炼,修为这种东西或许就是在原身原本的修为上起步呢?

现在不急慢慢来,想起原身让她帮忙的,也行,正好给她解闷。

此外,她也想知道,原身到底怎么许诺她想要的东西呢?倒是有些期待了。

夜晚,凤洛睡不着觉,换了身衣服来到这城里繁华的街道游玩,顺便看看有什么自己需求的东西。

经过了解,得知现在所在地区是羽陵国第二大都城扬汕城,凤家是这都城中第四大家之一。

在这个妖魔人并存的世道,多多少少的人都会些修为,因而排名派时也是以家族修为阶级为主。

凤家人的修为普遍低,原本这也不可能会成为四大家之一的,但由于凤家经商,财富积累蛮多,因而也跻身这其中。

再者在之前,凤家的大小姐凤洛十三岁时修为为紫阶中期,也快要到筑基期了,那时候可把凤家主乐得,走路都如沐春风,自己的女儿就是他的牌子。

后面原身不知怎么的,失踪了三天,等回来时,发现其灵力尽散,筋骨被挑断,脑子还不好使了,痴痴傻傻地。

这让还春风得意的凤家主一下子接受不过来,为了治好原身,他还买那些中品丹药,却发现没有好转,反而差点把她害惨了。

这可把凤家主伤心得,失望是失望的,后面害怕他人的讥笑,所以尽可能的去其他国家做生意,很少会回来这个让他颜面尽失的地方,

因而凤家的掌权了就在了周氏手上,凤家的婢女、仆人啊,都是听周氏的话的。

一旦凤家主离开了,她们对已经痴傻的原身能有多谩骂就谩骂,反正这个人又不会告状,凤家主听不听还是另一回事呢?

现在原身已经十九岁了,在这里的女子本来已经可以出嫁的,但这么痴傻的人,亲人不疼的人,谁会要?再者周氏也不可能会给她安排,死都死了,就差某个时间里而已。

所以当看到周氏她们的鬼脸时,凤洛心里莫名的有股闷气熏绕在其中,是憋屈还是真闷呢?等把人解决了再说。

凤洛自认为自己就是个粗人,有什么事情先用拳头说,打不过再用嘴。

扬汕城的街头小巷,火红灯笼挂在屋檐上,照亮着路上行道人的路。

这里夜晚的活动依然活跃,由于一些缘故,大部分的修真者都会在夜晚出来,去购置所要丹草药。

按照一般定律,扬汕城作为羽陵国的第二大都城,那肯定会有许多好玩的地方。

从茶馆出来,凤洛直径朝都城小巷最里的地处走。

果然她的第三感是正确的,一走进深巷中渐渐出现很多人,他们头上戴着黑色纱帽,也有戴面具,抑是用布料遮挡住脸,气场也是很严肃。

有些人来的时候是坐马车过来的。他们虽然遮挡住脸,但身上的衣着,不就是非富即贵。

“仆人留下,在外面等候即可。”守门人说道。

看来是要进行不可言说的活动。

凤洛一身玄灰色衣服,头发扎成高马尾,戴上刚从商贩那里买来的猫儿面具,原出来时候没带木剑,又去买了一把剑。

心里暗忖着自己身上也没几个钱了,明天得找周氏要。

这还是她把凤乐月没搬走的首饰拿去典当换来的钱。

这里流通灵石与碎银货币。

凤洛背靠墙壁,抬眼瞥向那里,注意到有人守在门口,看样子还挺严格的。

不过,她看到进去的那些人并没有需要出示什么,逐一进去就好,搞得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凤洛跟在他们的后面,紧跟上去,正当轮到她走进去的时候,轮到她时,守门的人拦住了她。

“站住。”守门大汉拦住她,突兀的一声,引得其他人频频看向这里。

凤洛停住抬头看向对方,眼神淡然。

大汉只着对方的眼神里觉察对方不好惹,垂眸瞥到她腰间挂的玉牌,随即放开手,恭敬的低头说道,“失礼了,您请。”

凤洛紧握着剑柄的手稍微松了一下,随即走进去,还以为什么事咧。

大汉扭头瞥了一眼凤洛已经走进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疑惑,心里不禁纳闷起来,好奇怪。

另一个人则走到大汉旁边,低语“为何又放其进去了?”

“凤家人。”大汉淡淡地开口说。

“哦。”

从门口走进去,跟在那些人后面发现这里别有洞天,这是一个朝里面走的地下室。

站在洞口时,可以听到里面有猛兽的嘶吼声。

于此,凤洛嘴角的弧度更深,哟呵,好像挺有趣的。

“还不快点下去。”后边的人催促着。

往石阶下方走,不一会儿,视野放大,里面有两个通道。

凤洛随便走向另一个通道,这有围截成的木栈栏,一眼向去,可以看到对面的行人。

凤洛停下来,手捉在木栏上,低头朝里看。

两条走道围成的中间,下方还有一个空旷的场地,里边还站有不少光着膀子的粗壮男人,他们面露凶煞,手中拿着一条粗红的长鞭,也不知在干什么。

这时候,有几个人站在凤洛旁边,身木栏上,开口说道,“今年的斗兽又开始了,也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比往年精彩。”

“害,李兄你也不必悲观了,小道消息,扬汕城吴城主招来了好几位灵寂期的训兽师,这次的斗兽肯定会精彩啊。”

“哈哈哈哈,最好如此,也不枉从九雪国远道而来。”旁边的男人醇厚的声音传来。

凤洛听他们的对话则了然,难怪刚才会听到猛兽的嘶吼。

如果只是观看这么简单?

凤洛放开手,继续朝前面走。

戴着面具别人不知道你是谁,只是会扫视一眼。

往里走的时候,果然发现了一个进出口,有人往里走,凤洛跟在他们的后面。

一走进出口就听到了男人们的叫喊声,“小、小、小。”

“大、大、大”

“娘的,一定要给我赢啊!”

“啧,搞得谁不想赢似的。”

各种嘈杂声传来。

凤洛走进来,看到他们各围成一桌,嘴里嚷嚷着。

呦呵,还有赌场嘞。

凤洛掂量着自己所剩无几扁扁的荷包,走进其中的一个赌群里,也不知道可不可以钱生钱呢?

赌场上方,设置有桌椅,有人坐在上面看着下面热闹的场景。

戴着白狐面具的男人坐于上面,他两旁则站立着两个黑衣人,他们光是站着身上散发出一股杀气,任谁也不会想靠近。

男人端起茶杯细细品茗,视线往下面的人看,他注意到了一个戴着猫儿面具的人进来,随即走进赌桌的其中一个。

白狐面具男隔桌对面站立着一个人,中年男人没有戴面具,长得很厚实,他的头垂得很低,语气也是很恭敬,“王爷,斗兽场已经准备得差不多,是否可以开始?”

“嗯。”淡淡的应和声传来,不知道这个人此时此刻是如何心境。

中年男人抬起头,面露难色,问题,“王爷不亲自去观赏吗?在下可是招来了几位高阶训兽师。”

“有劳吴城主大费周章了。”男人轻沉的声音传来,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又有些慵懒于其中。

吴保贵哑然,不是您要求来看斗兽吗?这给您安排了,又不说了。当然他不会说出来,表面上不敢不尊违,“这是在下应该做的。王爷远道而来暂先休息便可,待斗兽精彩时,可再来禀告您?”

此人沈慕浮,赤焰国的摄政王,虽然职位为摄政,但他一直是神龙不见马尾的,上朝时候,脸上带有面具,难见真容。

“嗯。”沈慕浮淡淡地应了一声。

吴保贵很有自知之明的退下去。

人走后,沈慕浮津津有味的看着猫儿面具人的行为,身子削瘦,衣服看起来就是普通布料的,瞥到她手里拿着的扁扁的荷包。

兴趣更甚,就这么点钱就想来这里的赌场,真是有趣。

“大、大、大。”赌场上的叫喊声愈大。

他们戴着面具,衣着华贵,赌的钱自然就多。

“诶呀,不好意思,这是小的。”掷骰人掀开碗盖,一看里面的数字为一一二,为小,他脸上的笑意特别大,毕竟他是庄家,撇去那些赌赢的少部分,其余的那还不是揽于他的手里。

“你这小子行啊,都看到你赢好几场了。”掷骰人轻声淡描的说了一句,却在人群里引起波澜,有好几个人带着探究的目光看过来了。

凤洛面不改色的拿过属于自己的银两。心里却骂起来,这人是故意的吧,她就赢了这点银两就被点名。

“继续开,老子就不相信了。”身子胖胖的男人卷起袖子囔囔道。

凤洛也站回自己的位置,见她还不出,那些人纷纷看向她。“哥们,你还不下注?”

凤洛拿出一块碎石放到掷骰人的已经堆得比右边多的左边,嗓音故作低沉,声音雌雄莫辨,“押小。”

其他还没有下注的人,很有眼色,把自己所剩无几的银两全都押在了右边,“押大、押大”

于是乎,押大的那边比押小的多出很多。

掷骰人眼里闪过一抹藐视,还以为他们会跟注呢?他抬眼正好对上猫儿面具的人眼神,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突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各位客官都投注好了,那我就开始了,买定离手。”男人说道,同时开始捣弄起来。

掷骰子就只有两个结果,一大一小,赢的概率为1/2,一般而言作为庄家肯定是要有技巧的把骰子调为赌客最期待的反面,这才可以给他们挣取利益嘛。

所以,这一场当然也是小了?

庄家有技巧的玩弄着骰子,脸上的神色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场的赌客们无一不是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他手里的动作。

“好了,见证的时候到了。”男人停下来,慢慢的地打开碗。

是四六六。

掷骰人面露难色,骰子为大,他抬头看向刚才那个人所站的位置时,却发现那个人不见了,心里直呼,娘的。

全桌的赌客们呜呼,“哈哈,终于扳回了一场。”

“我就知道不简单啊。”

“咦,那兄弟咋不见了?”

见人出去了,沈慕浮放下茶杯,慵懒开口,“走吧。”

>>>点此阅读《逆天狂妃:摄政王的心尖宠》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