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新婚夜,摄政王妃掏出了手术刀》最新章节

小说:新婚夜,摄政王妃掏出了手术刀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野生拉拉秧

角色:

简介:被庶妹迫害,被继母羞辱,被渣父惩处。
沈千茉一朝醒来,一柄手术刀拿下摄政王,当日成亲,当日洞房。
原以为是场阴谋,却被宠上了天。
权倾天下的摄政王娶了国公府最不受宠的二小姐,整个京城都在等着她被掏心挖身扔乱坟岗。
可摄政王却偷着乐,好不容易把她娶进门。
宠还来不及呢!
“我是此间少年郎,你是天上明月光。”威风凛凛的摄政王俯身在耳边情难自已。
木头王妃抬头:“说人话。”
“你是我的心肝宝贝~”

书评专区

新婚夜,摄政王妃掏出了手术刀

《新婚夜,摄政王妃掏出了手术刀》第8章 灵巧的小舌头免费阅读

她要是知道今日君不染没上朝,才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离开。

眸子轻轻一转,计从心中来:“王爷,您看妾身对您一片忠心耿耿的份上,能不能先放开我?”

“第二次了……”

君不染死死按着沈千茉的手腕,眸色清冷而带着嗜血的杀意。

“差点伤了本王,若是废你胳膊,是不是就能老实点?”

沈千茉瞬间疼的拧了眉,小脸皱成一团:这杀千刀的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还这么有力气。

“不……不行!我不跑了,保证不跑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等以后找了机会再说吧。

突然眼前一黑,君不染俯身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唇角微微上扬,凤眸如盯着猎物般,周身气势冷冽带着嗜血的杀意。

“有件事本王不明白,沈家二小姐素来无才无德,在沈家毫无存在感,为何突然转了性子,还有你……”

突然脸色红了红,想起昨夜沈千茉用舌尖顶进来的药丸,他虽未看见,但却明白那绝不是普通药物。

而那灵巧的舌头,简直……

他至今仍念念不忘那种销魂的感觉,甚至还想再尝一遍。

沈千茉突然垮了脸:“王爷……妾身好歹救了你不是?我虽自小愚钝,可若突然开了窍也说不准啊?”

君不染沉眸,手上的力气松了松。

良久,凉凉的声音缓缓响起:“王妃,你且记住今日,若再犯,本王先折断你的手臂,后砍断你的腿。”

沈千茉赶忙缩了缩脖子,杏眸圆睁:“不会了,不会了。”

等有机会就踹了你丫的!

混球!

趁他不注意翻了个白眼儿。

好在君不染未再难为她,出去前还替她关好了门。

不一会儿俏丫端着餐盘进来,“王妃,可是饿了吗?”

沈千茉撑着累极的身子,勉强睁开眼,吐出一句话:“让我先睡吧。”

俏丫将餐盘放在桌子上,“奴婢就放在这里,您要是睡醒了,唤奴婢就行。”

深深舒了口气,满脑子都是君不染带着杀意的眼睛。

怎么看,怎么熟悉?

似乎在哪里遇见过一样,可脑子里分明没有关于他的一丝一毫的记忆。

哪怕是原主,也没有关于君不染的一切记忆。

书房,君不染把玩着一把精巧的手术刀。

刀头很小,刀身很细。

绝不是防身所用。

“王爷,沈二小姐的过往都记在这里了。”

黄连着重提到:“据府中下人讲,去年沈家被流放清平镇的时候,沈二小姐在浴桶里曾经溺水过,当时都断气了,后又清醒过来。”

“哦?怎么溺水的?”

沐浴的时候溺水?当真是笨死的。

黄连拱手便退了下去。

翌日,清晨。

沈千茉睁开眼,瞪着头顶硕大的夜明珠,复又看向四周复古的纱罩。

这要是一场梦就好了。

她揉了揉发酸的腰,一想到被君不染抗在肩上颠来颠去的,就觉得生无可恋。

俏丫端着水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沈千茉正在发呆。

“王妃,今日该去给王爷请安了。”

什么?

沈千茉一脸懵,“什么规定?我为何要给他晨昏定省?他又不是我爸爸?”

俏丫眸子瞪得溜圆儿,不解的问:“咱么瑞朝男为尊,妻子日醒要给夫君请安的?”

“怎么请安?”

俏丫深深的明白自己小姐自从上次溺水之后,脑子就不好使了。便将请安的流程说了一遍。

“您和王爷没住一起,所以还请王妃移步主院。”

请安?

沈千茉握紧了双拳,秀眉凝到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她深吸一口气,狠狠地打开门。刚要迈出门去,一头栽到一个怀抱里。

“大清早的就给本王投怀送抱,真真是迫不及待了?”

沈千茉一抬头,就看到君不染戏谑的瞧着她。

双手环抱住细腰,趁机捏了捏。“爱妃太瘦了,可要多吃一些。”

“王爷,你怎么来了?”

“本王带你逛逛王府,以防你日日请安走错了院子,平白耽搁了时辰。”

沈千茉欲哭无泪。

日日请安?

万恶的封建制度,可恶的男尊女卑!

君不染朝她伸出手去,目光柔和而收敛了锋芒。沈千茉犹豫了片刻,便将小手放在他的掌心。

他轻轻一扯,身形单薄的小人儿将将站住。

眸光犹如盯着猎物一般,好似将人死死困在面前。

沈千茉心里嘀咕不已,她这副模样虽楚楚动人,但不至于说能让堂堂摄政王色令智昏,见色起意。

原主的记忆中,压根没有君不染一分一毫。

“本王将你安置在鹿鸣院,此处离主院最近。便于本王时时刻刻与爱妃卿卿我我。”

不知为何,沈千茉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王爷,戏过了不好。”明明就是互相利用,偏偏说的道貌岸然。

没好气的就要抽出手来,君不染偏偏拉的更紧了些。

“演戏?本王从不演戏。”他做的事只有想做和不想做。至于沈千茉的打算,他倒是看的分明。

少女心思极其透明,却又懒得装。

沈千茉薄唇微微抿了抿,跟着君不染一直走到主院,许管家急匆匆跑过来:“王爷,回门礼已经准备妥当。”

回门礼?沈千茉拍了脑袋一下,她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可前日刚把沈云氏废了,毁了沈千云的脸。这会儿去定不会招人待见。

眸子转了转,她微微打了个哈欠,浅浅梨涡漾出笑意:“王爷……”

还没等她说完,君不染打断了她,低下头瞧着她:“爱妃,你是怕被文国公打出来,还是怕被沈云氏报复呢?”

笑容顿时凝固:“笑话,我岂能怕他们?”如今自己是摄政王妃,就算狐假虎威那也不是文国公得罪的。

他们刚被赦免了流放之罪,刚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

她怎么会怕?

“那就走吧!”

拖过她的手,往身前一带,轻抚上柔软无骨的细腰,顺手滑下来。

沈千茉瞬间紧了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强稳定心神:“王爷,你不上朝吗?”不知为何,她不太想跟君不染在一处。

>>>点此阅读《新婚夜,摄政王妃掏出了手术刀》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