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脑洞 » 正文

虞焰,晏九《撩精娘亲有读心术后病娇爹给跪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撩精娘亲有读心术后病娇爹给跪了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燕小丸

角色:虞焰,晏九

简介:【白切黑萌宝+沙雕读心术娘亲+病娇爹爹】穿成惨死的虐文女配,虞焰愣是凭读心术闯出一个团宠的天下!开局就将她吃干抹净的病娇王爷阴恻恻地禁锢她在门后:“焰焰,你再敢跑……信不信本王打断你的腿?”打断腿,就能永远陪在本王身边了,本王还能把小崽子丢去乱葬岗。而那个在书里五岁惨死又重生到她肚子里的黑化小萌宝:“娘亲,我好怕怕,你抱抱我好不好?”我要弄死我爹,让娘亲天天陪着我!听见父子两人心声的虞焰:“……”

书评专区

撩精娘亲有读心术后病娇爹给跪了

《撩精娘亲有读心术后病娇爹给跪了》第8章 在他面前,她怎么做得出来这种事?免费阅读

【爱?那是什么东西?】

晏九对虞焰所用的字眼,无比嗤之以鼻。

不过,虞焰的反应,倒是让晏九产生了一种恶趣味的心态。

【喜欢女人?】

【不想被本王睡?】

【本王偏偏不让她如意!】

晏九忽然伸手将晏小曜单手一拎,轻飘飘丢到了床内侧,然后又拎起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的虞焰,同样丢到了床上。

“睡觉。”

晏九和衣往虞焰身旁一躺,冷冷地说了这么两个字。

虞焰内心抓狂:我睡你个大头鬼!儿子才一个多月你怎么忍心拎他,扔他!万一摔坏了你赔得起吗?

忽然虞焰转念一想,不对啊,晏小曜不就是晏九的种?

所以……赔还是赔得起的,但是她可能要再被狗咬一遍。

一想到那蚀骨的疼,虞焰打了个寒颤,连忙离晏九远了一些。

虞焰侧身欲抱住儿子,不料忽然衣领一紧——晏九将她后衣领直接扯住往后拖。

虞焰真是快骂人了。

她又不是狗!

“谁准你离本王那么远了?”晏九非常不高兴。

他堂堂一个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的王爷,还不如一个臭小子入她眼?

“那不是王爷有洁癖吗?我怕冒犯了王爷呀。”虞焰忍着气赔笑。

心里默念一千遍:不要和病娇计较,不要和变态计较,不要和神经病计较……

“本王允许你冒犯。”晏九又将虞焰拉近了一些。

晏九觉得,嗅到这女人身上好闻的那股气息,他那一向躁郁的灵魂都好像安定了不少。

就在这时候,虞焰忽然感到胸口一阵潮湿。

她一个激灵,完了!

“王爷,我……我要给小曜喂奶了。”

所以,能放开她吗?

晏九忽然眼睛眯了起来,一种浓浓的不豫从心底升起:“谁准许你亲自给他喂奶?”

虞焰懵逼了一下,反问道:“他是我儿子我是他娘,我为什么不能给他喂奶?”

“你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是本王的!就算本王剁了你身上每一块肉,其他人也不能碰!”

晏九猛地坐了起来,一双冷眸直逼襁褓中的小婴儿:“本王要捏死他!”

【那里可是本王吸过的地方,这臭小子竟然敢吸!找死!】

“不是……”虞焰整个人都凌乱了。

眼看晏九要对晏小曜动手,虞焰嚎了一声,扑上去就将晏九整个人压住:“王爷,你要是对小曜动手我就一头撞死,到时候你可没有解药啦!”

晏九一听这话,寒霜更甚:“你果然对本王下了毒?”

“不是我下的呀,是当初那个黑衣人。我哪儿有这种本事给王爷你下毒啊?”虞焰信口胡诌。

反正,只要晏病娇忘了喂奶那一茬儿就对了。

晏九盯着虞焰好半晌,才朝两人姿势欣赏了片刻,然后挑眉:“原来你喜欢女上男下?早说,本王也是可以考虑的。”

虞焰:“……”

下一刻,她赶紧从晏九身上爬开了。

这病娇故意撩她呢,但她要是真上当,呵呵……花肥随时欢迎她的血肉之躯!

晏九缓缓起身,单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袍。

动作,矜贵迷人。

引得虞焰想控制都控制不了,偷偷瞄了好几眼。

艾玛别说难怪原小说里那女配被虐得死去活来还不想放弃,这病娇确实有迷死人不偿命的本钱啊。

太特么魅惑人了!

“想看就看,本王又不会挖了你双眼。”晏九冷笑,分明瞧不起虞焰偷偷摸摸的行为。

虞焰嘴硬道:“不是我想看的,是眼睛它自己想看。至于我……我就觉得王爷要是个女人就好了。”

晏九手上动作一顿。

【本王改变主意了。】

【府里不需要丫鬟。】

【不然,这女人还不得去扑那些丫鬟?】

虞焰差点笑出声来。

这傻病娇,还真是越来越相信她喜欢女人了。

“哇——”

晏小曜惊天动地的哭声,吓得虞焰差点跳起来。

她一扭头,看见晏小曜小手小脚乱舞,小脸都涨红了死命哭,显然是饿了的表现。

“王爷,小曜他饿了。”虞焰双手合十,一脸央求地看着晏九。

晏九冷漠脸。

“王爷……”虞焰大着胆子,伸手扯了扯晏九的衣袖。

“让管家去找奶娘。”晏九冷哼一声。

【只要不是她亲自喂奶,他管这臭小子吃谁的奶!】

虞焰:“……”

“哇——哇哇——”晏小曜哭得更厉害了,简直就到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地步。

【一边是饿了的儿子,一边是喜欢得死去活来的男人,而且好不容易才用欲拒还迎的手段引起了男人的注意,这蠢女人一定会选择放弃自己吧?】

【呵,可我在期盼什么呢?难道还真觉得这蠢女人会选我?】

虞焰傻傻地看着哭得满脸通红的晏小曜。

她就说怎么突然这么卖力地哭嘛!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关键是……这试探不成立啊!

晏病娇不仅仅是她睡过的男人,也不仅仅是小曜他爹,关键他是个死病娇死变态死神经病啊!

她也想选儿子,但下场很可能是她和儿子一起被弄去做花肥?

头疼。

虞焰揉了揉眉心,半晌后才总算挤尽脑汁地想了一个两全之策:“王爷,那我可以挤出来,再给小曜吃吗?”

“挤出来?”晏九冷眸一瞥。

“啊,呵呵,就是……嗯,挤到杯子里啊,然后我再用杯子喂给小曜。”虞焰脸色通红地解释。

夭寿!

她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奇葩的父子?

一个纯正病娇,一个在黑化边缘,没一个省心的!

晏九黑沉的冷眸盯着虞焰通红脸庞看了片刻,忽然倾身,慢条斯理地说道:“好啊,本王准了,不过本王要亲眼看着你挤。”

虞焰:!!!

现在她晕过去还来得及吗?

或者改变主意可以吗?

要她当着晏九的面做这种事,她宁可死了算了!

晏小曜的哭声停止了。

【我可能做了一件蠢事。】

虞焰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傻儿子,你才知道啊!

“那个,还是请奶娘吧。”

虞焰这是真怂了。

晏九长指伸出,摩挲下巴,一双冷眸又寒又沉:“你是在逗本王开心吗?”

“没有啊。”虞焰弱弱地缩着脖子。

这,就真的很难好吗?

“既然没有逗本王开心,那就快点挤。”晏九说着,冷冷一笑:“否则本王的刑房等着你光顾!”

虞焰: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我不服!

>>>点此阅读《撩精娘亲有读心术后病娇爹给跪了》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