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蛮荒记最新章节,石五,石五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蛮荒记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天下农庄

角色:石五,石五一

简介:【洪荒、无敌、异世界、诸天万界、女主、不后宫、灭世】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一眼一惊艳,一步一沉沦。一念一场梦,一世等一人。
盘石一人一斧,搏击九天上,只为今生等一人……

书评专区

蛮荒记

《蛮荒记》第8章 吃蛇蛋免费阅读

“嘿嘿!就一枚,绝不会多……”

石五嘿嘿的傻笑着,早已伸手接过老人手里的长杆儿。

“有事弟子服其劳,哪敢劳动族老动手……”

不待老人吩咐,已经把杆子伸向血蟒卵,一通捣鼓,哪晓得轻重。

“小子,悠着点儿……”老人见石五毛手毛脚,嘴角直抽抽,“不要坏了其他蛇卵……”

“晓得,晓得……”黑小子嘴上答应的爽快,动作却丝毫不以为意。

一阵捣鼓,一枚蛇卵已被其滚向池边,“小蛋蛋,就是你啦!”

“咕咚!”蛇卵出水,滴滴答答,水滴不断,带着丝丝寒气儿。

可能是用的劲儿狠了,蛇卵出水后,趋势依旧不减。

“骨碌碌!”一阵翻滚,向池边的一块儿大石撞去。

而大石下,正是老人安置孩子的地方。

“注意孩子……”老人见蛇卵直奔地上的孩子而去,惊呼出声。

这卵可是血蟒之卵,异常壮硕,几近小磨盘大小。

石五用的力又有些猛了,去势甚快。

这要是撞上去,地上的孩子无异于被石碾子碾压般,怎会还有好!

“咚”一声轻响,幸好,蛇卵甚大,撞在大石上。

停了下来,而地上的孩子却被巨蛋遮掩住,不见分毫。

“臭小子,伤了孩子,有你好看……”老人瞪了石五一眼,疾步向前。

“失误,失误……”石五见老人眼神不善,脖子一缩。

有些畏惧,知道自己闯祸了,小声嘟囔着。

却不敢反驳,紧跟老人身后,还真怕伤着地上的孩子。

对地上的孩子,石五是吃味儿的。

之前,老人可是只宝贝他一个,现在倒好,老人对他的溺爱被地上的孩子抢走了。

心理多少感觉不舒坦,“这还只是一天,如果时间长了……”

石五想着,小孩儿心性泛滥,争锋的酸味甚浓,一颗黑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族老最看重的还是我,我可是石族的。

再说,我和族老那可是过命的交情……”石五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难安。

“嘶嘶……”石五胡乱想着,老人已经奔到巨蛋前。

一时情急,俯身欲拨开巨蛋,入手处冰冷刺骨。

一层白色薄冰,瞬间覆盖了老人的双手,即使历来性情坚韧的老人,都忍俊不住牙齿打颤。

“这……”老人冻得直甩手,幸好巨蛋已滚落一边。

地上的小豆丁已经显露出来,可老人低头,却愣住了。

“族老,您没事吧!”石五可是尝过这池中水的苦处。

如何不知道利害,见老人如被施了定身法,站在前面,异常担心问。

“我没事……”老人没有看石五,依然怔怔的盯着地上,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怎么会……”石五不解,顺着老人的目光看去,瞬间愕然。

地上的婴儿不仅安然无恙,之前脸上的赤红更是消失不见。

让人纳罕的是,那满脸满身的丝丝白雾。

预示着刚才巨蛋上的池水低落了可是不少,可这小子却是丝毫不以为然的样子。

哪有丝毫冰霜的迹象,不仅如此,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正转动着,甚是灵动。

不时的看看老人,瞄瞄石五,小嘴巴殷红,蠕动着。

似是在吞噬着什么,小嘴周边,沾染着粘稠的黄白之物。

“醒了!”石五见小家伙嘴边黄黄的粘稠之物,扭头望向一旁的巨蛋。

“啪!”一声,手中长杆儿掉在地上,“血蟒卵,血蟒卵……”

“臭小子,瞎嚷嚷什么。”老人正惊愕中。

一路行来,这捡到的便宜孩子怎么弄都不醒。

可现在却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他,把老人惊愕了一下。

更多的却是惊喜,老人一生无子。

突然被这么一个巧笑靓兮的小家伙儿盯着,又如何不慈爱,当然更有些手足无措。

“族老,血蟒卵……”石五对地上的孩子兴趣泛泛。

关注更多的自然是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血蟒卵,见地上的小家伙无碍,转头间。

却吓了一跳,“族老,蟒蛇卵破了……”

“破什么破?”老人注意力都在小家伙儿身上。

被石五一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大石一侧的血蟒卵水泽犹在。

其上正有一个婴儿嘴般大小的口子,狰狞宛然,黄白之物不时从中渗出,阵阵腥气弥散。

老人眉头一跳,不自觉扭头看向地上的孩子。

小豆丁一张小嘴蠕动间,甚是可爱,那粘连的黄白之物不是血蟒卵黄又是什么。

“臭小子,有口福啊……”

“啥!”石五见老人丝毫不以为然样子。

有点儿傻眼,这血蟒卵,老人之前可是宝贝的很,可现在……

“臭小子,一副失魂落魄的鬼样子瞪着我干啥?”

老人瞪了石五一眼,伸手欲抱起地上的孩子,虽然见孩子无恙,还是怕哪被磕了碰了,不检查一番又怎么放心。

“嘶嘶!这是……”入手处,老人感觉一阵刺骨冰寒,赶紧撤手。

才注意到,包裹孩子的兽皮湿漉漉的,似是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族老,血蟒卵破了!”石五见老人的注意力全在孩子身上。

心里哀嚎一声,忍着性子提醒道。

“臭小子,嚎什么嚎……”老人见地上的小豆丁不畏这池中寒水。

且在池中水浸泡下,面色竟恢复了正常。

正纳罕间,被黑小子一叫,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破就破了,正好可以吃了。”老人盯着孩子,喃喃自语着,满脸的慈爱。

“吃了……”石五先是一怔,没有回过神来。

“嗯!好像小家伙儿饿了,正好没啥可吃的……”老人盯着地上的小家伙儿越看越喜欢。

莽林诸部,这第一首要的就是孩子,因为孩子才是部族延续下去的希望。

第二自然是女人,女人可是各部族的薪薪之火,代表着传承。

看到地上的孩子,老人如何不喜欢。

见小家伙儿小嘴儿不断蠕动,那里还不知道是饿着了。

“臭小子,去,把血蟒卵抱过来。”

老人欣喜的同时,心理很是纳罕,这巨蛋上的水可是滴了小家伙儿一身。

老人都受不了的奇寒之水,小家伙儿却坦然受之,还好像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注意不要把蛋黄洒出来了。”老人怕石五毛手毛脚,不忘嘱咐一句。

双眼却没有离开过地上的小家伙儿,似在探奇,不时眉头微皱,内心充满了疑惑。

“好嘞!”石五本是粗爽的性子,开始还有些哀怨。

可一听老人说“吃了”,哪里还管什么“血蟒蛋不血蟒蛋的”。

之初,对这巨蛋,他可是早就馋涎欲滴了,如今终于能一饱口福,哪还管其它。

“族老,血蟒卵。”石五尽管眼馋。

但还知道长幼尊卑,族老在前,这第一口,自然让给老人。

乖乖的把巨蛋抱了过来,自然可不敢用手直接抱。

血蟒卵上可还留有很多水渍,那刺骨的冰寒。

一旦沾染,可不是闹着玩的,石五把身上的熊皮坎肩脱了下来。

刚好裹了巨蛋,即使如此,一阵阵刺骨寒意透过兽皮。

依然让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受不了,冻得直打颤。

“嗯!”老人接过巨蛋,却没有自己吃,而是把巨蛋挪向地上的小家伙儿。

稍倾,巨蛋的黄白之物倾泻而出,“滴滴答答”正对着小家伙儿的小嘴儿。

“族,族老……”石五见此,愕在了那里,整颗心在滴血,心里不断咆哮。

“我的蛋,我的蛋……”给老人吃,石五不会有丝毫犹疑。

可给地上的小崽子吃,自然一百二十个不乐意。

“咋!你小子有意见……”老人见石五一副要上来抢的架势,狠狠的瞪了黑小子一眼。

“没,没……”尽管石五不满,可老人积威甚重,又怎敢啰嗦。

再说,地上的小家伙儿豆丁大,也吃不了几口,也就释然了。

“小子儿,爷不跟你计较……”

“滴答,滴答……”一滴滴黄白之物垂落,小家伙小嘴不断蠕动。

瞬间已经百八十滴下去,可让石五无言的是。

地上的小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哪有停的迹象。

“族老,可以啦!这小子还小,不要撑着了。”

石五舔了舔厚实的嘴唇,憨憨的笑着,一双眼睛烁烁,不离巨蛋分毫。

“嗯!可能是饿的狠了……”老人一副心思全部在小家伙儿身上。

哪里理会石五,巨蛋又稍微倾斜了些,滴落的已不再是黄白之物。

而是一片金色。小家伙儿吃的兴起,小嘴蠕动。

比滴落的速度丝毫不慢,“滴滴答答……”

巨洞幽深,伴着洞顶水滴的不断滴落。

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有夹杂的粗重呼吸,有些不协。

“呼哧,呼哧……”石五从开始忍耐,到后来难耐。

再到现在的无耐,他也是服了,本以为,地上的小豆丁吃两口就会饱了。

剩下的就是他和族老的了,再怎么说,巨蛋的个头儿在那儿。

即使他和族老吃饱了应该还能有的剩,可转眼间,巨蛋下去了十分之一的时候。

他心里还不由感叹了一句,“小子真能吃……”

可转眼下去了小半儿,石五有点儿傻眼了。

而现在,巨蛋已经有一半儿入了小家伙儿的口,依然不见停的迹象。

石五不是傻眼,而是被惊住了。

“吃这么多,我都会有点儿撑了,这小子却好像个无底洞似的,都吃到哪去了?”

“不会撑坏了吧!”石五在旁边瞎琢磨,老人心里又如何不是直呼怪哉。

好几次,老人都忍不住要停下来了,可见小家伙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一次次告诫自己,再等等,再等等。

这不,就成了这样的局面,等老人意识到巨蛋被吃到一半时。

已经有点儿傻眼,可看看地上的小家伙儿。

还是嗷嗷待哺的样子,老人犹疑了一下,依旧没停下。

洞中沉寂,石五一双豹眼瞪的溜圆。他是真的被惊到了。

眼看一颗巨蛋已经快底儿掉了,可小家伙还没有停嘴的思意。

老人更似是下了狠心,丝毫不怕地上的小子撑着。

捧着一个巨蛋猛灌,就剩一颗蛋壳了,依然不停。

石五彻底气馁了,老人固然阻止不了,但更多的是被地上的小子征服了。

在石族,战力固然被敬重,能吃也是深受族人推崇的。

因大家都晓得,能吃就会力气大,力气大则会勇武不凡。

自然能成为族人中的勇士,作为勇士。

自然,每次出去狩猎,猎的食物也会越多。

族中的女人和孩子才能得以生存,族群才得以延续。

所以诸族中就有了“能吃是福”的说法,这看似荒唐。

却无不是寻应天道,所谓的大道至简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这小子如此能吃,要是长大了,还得了,谁能制的住……”

石五思量的再不是那颗巨蛋,这莽林诸兽众多,各种幼崽、禽蛋等。

他也没少吃过,本也不在乎这些,之所以对巨蛋馋咽。

虽有些饥不择食的思议,可也知道,他拖出去的那十几头独角犀。

哪个不是美味儿,想吃口巨蛋,更多的不过是跟老人邀宠罢了。

如今见地上的小豆丁如此牛饮,震惊,愕然,外加服气,不服不行啊。

地上的小子看着一点儿大,就这么能吃,以后还不横扫整个部族。

就是他石五自称勇武,力大无比,等地上的小子长大。

跟小豆丁儿对上,估计也只有看小子眼色的份儿。

更何况,族老对小豆丁可是宝贝的很,以后的日子。

要想跟着老人混,自然不能急色,更不能跟小家伙争宠,否则凄惨的就是他自己。

“我跟个小豆丁叫啥劲儿……”石五不无自我安慰着。

“嗯!终于不吃了”在石五胡思乱想中,老人直起了腰,长长地嘘了口气。

老人何尝不是惊忧参半,他是真怕把小家伙儿撑着。

可又有些不甘心,想看看这小子的极限在哪里,好奇之下,整颗蛋就底朝天了。

>>>点此阅读《蛮荒记》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