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闵兰若,邢婉清小说《炮灰外室重生后,嫁给了偏执皇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炮灰外室重生后,嫁给了偏执皇帝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芒果是只喵

角色:闵兰若,邢婉清

简介:身份低微的闵兰若做了赵邑的外室死后,重回了闺阁之时,这一次面对那个男人的步步紧逼,各方的阴谋诡计,意外与赵恒的纠缠,她要如何在这一个波澜起伏的汴京城中活出新一片天地。

书评专区

炮灰外室重生后,嫁给了偏执皇帝

《炮灰外室重生后,嫁给了偏执皇帝》第8章 受伤免费阅读

邢婉清嘲讽的看她:“仗着一张脸就敢勾引堂堂衡东王世子,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

“邢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对世子没有半点非分之想。”闵兰若紧抿双唇,也不知今晚是不是走了霉运,一个接一个的撞见不想见的人,她想找的人却没有碰到。

闵兰若向着邢婉清做了一个平辈礼:“邢小姐想必还有要事,我就不打扰了。”

邢婉清想到听到的赵邑喊她妹妹,气的火冒三丈,疾步追上去拉住要走的闵兰若。

“你这是做什么,放开我们小姐。”旁边的柏芝和春珂被邢婉清的丫鬟拉开,焦急的喊着。

“邢婉清,这里是皇后娘娘的明粹宫,你最好三思而后行!”被百般刁难纠缠的闵兰若,就是泥菩萨也生气了,更不用说她并不是没有脾气的人,闵兰若用力推开邢婉清。

然而邢婉清身边带的丫鬟多,几下就镇压了闵兰若和她的两个丫鬟,柏芝和春珂挣扎的厉害更被踢了好几脚,闵兰若的话不仅没起作用反而激起了邢婉清的反逆之心。

“你一个小小的太守之女,父亲又亡故了,我就是对你怎样又如何,难不成你那舅母会为你出头,得罪我邢家?”

邢婉清到底不敢在闵兰若明面上能看得见的地方动手,便狠狠在她手臂上腰上掐了几下,看她痛的颤抖着身体,想了想不解气还撕烂了她的衣裳。

邢婉清恶毒的道:“贱婢,你这样走出去,我看你还能嫁的了谁。”

邢婉清带着丫鬟走远了,柏芝和春珂连忙爬起来去看闵兰若。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柏芝看着自家小姐脸色苍白,衣裙凌乱,哽咽的道。

春珂也急得掉眼泪:“邢婉清欺人太甚,小姐你别怕,回去和老太太说,定会为你做主的。”

本来是想着借斗巧寻璿王说话的,可她没想到会遇到这两个煞星,也是她想的不周全,以为皇后娘娘的明粹宫,邢婉清不敢做什么,才害的自己吃了好大一个亏。

邢婉清也是算准了姜大奶奶不会为了她一个侄女和邢家为敌,知晓她求告无门,这才无所顾忌的羞辱她。

闵兰若勉强站起来,镇定的说:“春珂你回席上拿我那套备用的衣裙来,太太问起来就说我葵水来了,我在那个偏殿等你,速去速回。”

“是,小姐,柏芝你扶着点小姐。”春珂忍着疼痛匆匆离去,小姐这副样子不能让人瞧见,她必须尽快取来衣裙给小姐换好。

推开宫殿的门,进入其中,万幸这个殿里并没有宫女值守,大约是都去前头的宴席上忙活了。

“小姐,你坐下,我帮您看看伤的怎么样了。”柏芝拿出帕子一甩,垫在屋内的一个美人榻上,扶着闵兰若坐下休息。

柏芝将闵兰若的袖子往上撩起,看着那几个乌黑渗血的指甲印子,映在雪白剔透的手臂上格外显眼,顿时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这进宫来谁也不会带药膏,要怎么处理她是真没法子。

闵兰若疼的眼泪汪汪的,“伤回家再找人来看,柏芝你瞧瞧我鬓发是不是乱了?”

这会柏芝才注意到,闵兰若梳的整齐的百合鬓在刚刚的混乱中早已凌乱,加上衣衫不整,任谁瞧见都要误会的。

“柏芝你帮我重新梳头,务必不可让人看出不妥来。”闵兰若伸手摸了摸也大致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糟了,小姐头上的钗少了一支。”柏芝一一解开钗环,正要绾发发觉不对,大惊失色的低呼。

真是祸不单行,闵兰若闭了闭眼:“莫慌,应该是方才掉的,你去寻回来就好。”

当着柏芝和春珂的面她必须要冷静才能安排好后续的事情,等着两个贴身丫鬟都离开了她的身边,周围一片寂静,隐藏在心底的委屈和难堪这下终于爆发出来了。

身处一片无人的宫殿中,窗外连蛐蛐的声儿都没有,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人,来自身体的疼痛提醒着她经历了什么,闵兰若再也控制不住的趴在塌上呜咽起来。

“这事她定然不会就此罢休,邢婉清今日之辱,我们以后慢慢再算!”闵兰若用力抓紧身下的床褥。

“梁全,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赵邑从宴席出来透气,行至一处偏殿听见一阵轻微的声响。

内官副总管梁公公落后陛下两步之距,闻言细细听,“回避下,似是一个女子的哭声。”

赵邑摆摆手,示意梁全前去查看。

顺着声音,梁全打开了一个宫殿的房门,眼珠子往里转了一圈,悄声退了几步站在陛下身后回禀所见的一切。

从赵邑站着的角度看去,一个乌发散开,衣衫凌乱的女子正趴在床沿处啼哭,青丝从她的瘦削的肩头垂落至纤细的腰间,随着她的哭泣抖动,好不可怜。

见她第一眼,赵邑便认出了是那日在清光寺见过的女子,也许是每每相见,她都让他心头一动,赵邑转头吩咐梁全。

梁全那日出宫并未同赵邑一起,所以听到赵邑的话心下有些惊讶,但还是走上前敲了敲门。

这一下成功让闵兰若从自己的世界中醒来,发现有人进来了,她被吓的一颤才直起身子望向门口,只见一个穿着宦官服侍的中年人站在那里,面色温和的看着她。

闵兰若有些忐忑的擦去脸上的泪水,看着那宦官走了进来。

宦官温声问道:“姑娘是哪家的?可是出了什么事?”

闵兰若咬咬唇,不好道出缘由,“民女叫闵兰若,大理寺少卿姜文博是我舅舅。刚才天黑跌了一跤,摔伤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摔不成这样的,但梁全也不寻根问底,笑了笑:“姑娘这样回去只怕是有些不妥当,奴婢这里有些外伤用的膏药,可先对付用着先。”

说完将一个小盒子递了过来,见她接过去,贴心的退出宫殿让她自己擦药。

等她擦好药,正要出来给人道谢,却不见了踪影。闵兰若愣愣的看了一眼黑暗的明粹宫,不知是谁帮她。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柏芝满头是汗的回来就看见小姐站在门口发呆,奇怪的问道。

闵兰若笑笑没有说话,回到殿中整理头发的功夫,春珂也拿着衣服回来了,全部整理妥当,她也没心思去寻璿王了。

回到宴席上,闵兰若一脸平静的坐在蒋氏身边,静待宴席的结束。

邢婉清斗巧回来看见闵兰若坐在原处,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姜家也并不知情的样子,心里总算顺了不少,好心情的喝了一盏酒。

>>>点此阅读《炮灰外室重生后,嫁给了偏执皇帝》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