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我真不会修行啊》秋云 小妖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不会修行啊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赵大嘴

角色:秋云 小妖

简介:翩翩骑白鹿,言上不枯顶。
俯观浮世中,不见百年影。
秋云看尽天下万般精彩,手持一剑,来去自如。回首观望,原来我便是世上唯一仙。

书评专区

我真不会修行啊

《我真不会修行啊》第8章 听故事挺费酒的免费阅读

秋云叹了口气,也是一头有故事的的猪猪啊。

猪猪抬头,眼神忧郁又认真。

“你这么厉害,至少我从没见过比你厉害的,你是神仙吗?”

没等秋云回答,又低下头,摇了摇头,心里自嘲,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真是蠢得跟头猪一样。

秋云没回答,甚至没听见他说的是什么。

他走神了……

秋云凝视着猪钢河的头顶,在猪钢河的头顶,有着一团气。

像云,像火。

这团气灰蒙蒙的,不像实体,彷佛一团云气,隐约透明,又像火焰一般摇曳。

秋云看了许久,忽然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涌上心头,脑袋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等秋云再次睁开眼睛,猪钢河还在那里黯然神伤,一切仿佛一场梦,只有猪钢河头顶的那团气告诉秋云一切都是真的。

秋云认出那是什么了,那是魂。

深深看了一眼猪钢河,没再说什么,只是继续往前走着。

因果啊,当真神奇。

就这么走了一会,猪钢河还在沉默,秋云也不是话多的人。

终于,猪钢河还是没能忍住,抬头看了一眼面色古井无波的秋云。

老猪我都把气氛烘托到这了,你就不打算问点什么吗!

“那个,你就不想问点什么吗?”

猪钢河酝酿了一下措辞,委婉的问道。

“不想。”

秋云一口回绝。

猪钢河噎了一下,血压飙升,心里默念,我打不过他,我打不过他……

但话都到嘴边了,实在是不吐不快,于是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你就真的不想问点什么吗,你就不好奇?”

“不想,不好奇,太费酒。”

猪钢河被他憋得难受,哪有这样的人!而且,费酒是什么意思?

秋云看了眼他的样子,叹了口气,掂量了一下葫芦,看来坚持不到淮阴了……

“你说吧。”

猪钢河松了口气。

缓缓讲出了他的故事。

这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了。

猪钢河的父母也是妖,那时的猪钢河才刚刚出生,啥也不懂,只知道和他的十八个兄弟姐妹争食吃。

随着时间的流逝,猪钢河也渐渐长大。

他在十八个兄弟姐妹中最小,所以受到母亲的照顾也越多,自己有时候抢不到吃的的时候,母亲还经常带着自己开小灶。

那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这样的时光一直到他十岁的那一年。

众所周知,猪的寿命只有不足二十年。

如果不能成为妖,他们的生命便是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还记得那是一个下午。

天色阴沉沉的,乌云遮住了夕阳,也遮住了天边的红色。

十八兄弟仿佛知道些什么一样,全都聚在一起,等待着什么。

“轰隆……”

屋外忽然雷声大作,吓得十八兄弟一颤,情绪开始急躁不安起来。

没等多久,伴随着狂风与雷鸣之声,猪钢河的父母从屋外走了进来。

父母都化成了人形,手里紧紧攥着什么东西,神情紧张。

母亲的眼里没了平时的温柔慈爱,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猪钢河依稀记得。

那时的母亲眼里有着几分不安、几分不忍、还有着几分痛苦……

母亲很清楚,因为她曾经也经历过,她也是这般过来的。

化妖!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过程,一般来说普通兽类成为妖,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通过常年食用一些灵物,有资质的兽类,在达到某个临界值的时候能自然化妖,可能一些有机缘的兽类得到某些机缘也能化妖。

母亲平时给他们吃过不少灵物,虽然只是一些低级灵物;没办法,孩太多,吃不起……而这种方法,显然是失败了。

第二种,就是现在母亲要做的这种,用妖丹,强行化妖。

这种方法很危险,成功率极低。

但……

不能化妖的话,他们也没几年的活头了。

猪钢河的父母对视一眼,不如搏一搏!

兴许……

父母用的是自己的妖丹。

一般来说用妖丹化妖,都是用别的妖丹,因为用自己的妖丹,风险很大。

稍有不慎,妖丹一旦出了问题,一身修为尽丧,严重的可能变回原形,甚至失去生命。

可他们没得选,一来是不放心用别的妖丹,或许用自己的排斥能小些,成功率能大些;二来,他们也只是小妖,实力有限,没能力杀死其他妖,说到底,猪妖的潜力还是有限,他们没法为孩子拿到更好的、更优秀的妖丹。

屋外。

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十几双眼睛在灰暗的天色中若隐若现。

他们趴在草丛后、树木后。

目不转睛地盯着猪钢河父母的家。

他们在等,等一声令下,猪钢河他们夫妇以及十八个小猪崽子,就会变成他们的口粮。

远处,一只马妖眼神残忍又贪婪的看着屋子。

他是这次围杀的主导者。

马妖和猪妖在这片永山地界里,其实同属于一个势力。

在永山这片地界里,像他们这样的小妖如果不依附于某位强大的妖类,只会成为别人的口食。

更别说他们还是猪妖。

更令人他们感到危急的是,他们在此多年,虽说他们性子憨厚,但依旧得罪过一些妖。

他们的处境更加恶劣。

而这也更加坚定了猪妖夫妇,让孩子们化妖的想法。

虽然成功率很低,可若是二人一旦死去,孩子们将会毫无反抗之力。

与其沦为食物,不如搏一搏,一旦真的化妖成功,便将孩子送出去,远离这是非之地。

马妖便是其中之一。

他虽然是食草妖,但他早就觊觎猪妖的妖丹已久。

只要有了他们的妖丹,自己就能早日更进一步,说不定某一天就能将这片地界的主人换一换!

他马妖只不过修行岁月比他少点,只要有了这两只妖丹,在给自己一些时日,自己就能打败那只妖,成为这里的主人!

马妖脸上露出一丝残忍。

他也是盯了猪妖好久,才定下今天出售。

他知道今天他要给自己的孩子用妖丹化妖。

他们没能力去拿到别的妖丹,所以只能用自己的。

到时候,妖丹用于化妖时,会损失大量妖力。

实力定会大减!

那是最佳的一个机会,他要做到万无一失。

毕竟,现在猪妖夫妇还是属于那只妖的手下,自己还不是他的对手。

只能尽量小心,猥琐发育。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屋内的化妖仪式早已开始,夫妇二人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眼里饱含着泪水。

十八个孩子,已经相继有几个失败了,而失败的代价,是他们的生命。

夫妇二人早已料到会发生什么事。

可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啊。

马妖还在外面守着。

一只小妖忽然从远处弓着腰压着脚步走了过来。

“马老大,他们开始了。”

马妖咧嘴一笑。

终于开始了。

站起身来,一挥手。

“兄弟们,给我上,围起来,别让他们跑了!”

一时间,屋子周围用处十数只小妖,将屋子围了起来。

猪妖夫妇在屋内忽然感到外面妖气阵阵,一惊,明白这是有人要对他们出手了。

父亲说道:“你在这继续为孩子们完成化妖,我去外面拖住他们,化妖一旦结束,若有人成功,你就让他躲进秘道里。”

说完,夺门而出。

剩下的事情猪钢河没再讲下去,他低着头,情绪十分低落。

秋云大概也能猜出后来的事。

猪妖夫妇身陨,十八兄弟如今仅剩一猪……

秋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摇了摇头,其实这种事情在妖类中很常见。

作为旁观者自然没什么感觉,其中滋味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举起葫芦,想在饮一口酒,却发现酒早已饮尽。

有些无奈,早知道就不听了。

果然,听故事比较费酒啊……

收起葫芦,看向远方,迈步前进,心头却浮现一句诗词,高声吟出。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猪钢河抬起头,看着大步向前进的秋云。

阳光洒在那张出尘俊逸的脸上,衣袍洁净不染尘埃,手上还拿着一柄剑,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

如果真的有仙的话,怕也就如此这般吧。

猪钢河心中浮现这个念头。

看到秋云越走越远,回过神来,连忙追了过去,边跑还边喊道。

“大人等等小猪,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秋云脚步一顿,忽然明白对牛弹琴的含义了。

没再多说,只是脚上又加快了几分。

淮阴

青牛最近有些烦闷,只因建造庙宇的事情上出现了岔子。

淮阴周边忽然出现了一伙妖怪,塑像的雕刻进程和庙宇建造都被耽搁了下来。

青牛老早就派出了老三和老五,让他们速战速决,莫要耽误了施工。

老五是一只乌龟妖,性子稳重,知晓分寸,实力也颇强,仅次于青牛。

可如今两人都去了两天了,竟然还没有回来,这让青牛有些许担心。

要不然,自己亲自去一趟?

青牛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可是自己好歹是他们大王,自己跑去是不是有些没威严。

青牛大王当久了,多少带了点包袱。

就当青牛纠结之时,外面有妖前来通报。

“报告大王,三首领和五首领回来了。”

青牛眼神一亮。

“快让他们进来!”

没多久,牛妖和老五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只妖。

青牛刚想迎接,却看到老三老五身后还带着两只陌生的妖,眉头一皱。

心生警惕。

恢复往日的威严之色。

“大王!”

几妖拱手。

青牛点点头,看着老五。

“这几位是?”

老五上前一步,指着身后一位马妖。

“大王,这几位是永山那边的首领,至于另一位,是他们的军师,如今他们前来是和我们合作的。”

“哦?合作?”青牛不露声色,心中越发警惕,心中暗道,老五怕是要反。

马妖上前一步,拱手说道。

“在下乃是永山首领,见过这位大王。此次前来是想和大王结盟,”马妖声音一顿,看了眼军师,示意了一下。

军师拿着一个盒子走上前来。

“为表诚意,我还特意为大王挑选了一份礼物,希望大王喜欢。”

青牛示意老三,让他打开盒子。

老三走过去打开盒子。

一颗散发着妖气的妖丹,赫然正放于其中。

青牛眯了眯眼,笑道:“客气了,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在下姓马化通。”

>>>点此阅读《我真不会修行啊》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