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种田 » 正文

小说《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

小说:种田

作者:牛宝宝

角色:

简介:苏浅睁眼,穿成了身娇体软的美貌村姑。
  可惜貌美如她,正被冷漠的猎户夫君休弃。
  原来苏浅不仅是个恶毒后娘,还拥有一片渣女鱼塘。
  苏浅:鱼塘有什么用!男人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她遣散鱼塘,专心搞钱,只为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
  陆云祺:你从前有多少相好,今日一并说清。往后不招惹新的,我便不再计较。
  苏浅沉默。
  陆云祺:不敢说?
  苏浅:不,我还在数……

书评专区

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

《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第8章 娘你别卖我免费阅读

这都已经到当铺门口了。

“娘……”墨儿吓得的嗓音打颤,“娘你别卖我。”

苏浅觉得手上一沉,陆锦墨忽然拉住她的手不走了,带着哭腔说:别卖我?

卖?苏浅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她想明白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这个“恶毒后娘”的形象还真是深入人心啊!

苏浅忽然好想逗逗这个可爱的小团子。

但是看见他那惊恐的表情,她的心又酸软起来。

苏浅缓缓蹲下,和孩子保持平视,这样才是对孩子尊重的对话角度。

她生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此刻这双眼睛里满是温柔善意。

“墨儿,你虽不是我亲生的。但你在我身边一日,我就会将你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孩子就是我的宝贝,我怎么舍得卖了自己的宝贝?”

苏浅捏捏他圆乎乎的脸,“再说当铺是抵押东西的,牙行才是买卖人口的地方。”

墨儿愣愣的看着苏浅,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温柔的话。还对他说,他是个宝贝,是娘的宝贝。

“娘~”墨儿带着颤音喊了一声,猛的扑进苏浅怀里。

他像只小猫仔般蹭着苏浅,用撒娇的口吻说:“我要永远在娘身边。”

苏浅忽然意识到,别看孩子小,他其实更能分辨身边人对他的真情假意。这一声“娘”才是陆锦墨发自内心的呼喊。

多年以后,当陆锦墨成为气质沉稳儒雅的男子。

有喜欢他的官家贵女,听说她们倾慕的人当年居然在当铺门口差点被吓哭,都当做流言笑谈。

只有陆锦墨知道,那一日,那一声温柔的“宝贝”拯救了他整段贫瘠的童年。

*

从当铺出来,苏浅手里有了三两银子。

她打听了大齐国的物价,估算下来一两银子差不多等于一千多元,这里的物价也不高。

苏浅怀揣着三两银子的“巨款”,开始兴奋的买买买。

她先带着墨儿去街边买了一串糖葫芦,红色的冰糖在阳光下闪着红宝石般的光泽,酸酸甜甜,在孩子眼里是这世间最好的美味。

他再也不用看着村里的其他孩子吃着糖葫芦从他面前经过,还骂他是没娘的孩子了。

民以食为天,苏浅又带墨儿去买了油盐酱醋等日常调料。想要做菜好吃,调料必不可少。

大米和豆油更不用说,是家里必须的。

随后她又买了些厨房要用的锅碗瓢盆,家里东西太破,该扔的都要扔掉。

最后东西多到拿不下,又要带着孩子。苏浅干脆雇了辆驴车。

陆云祺找到娘两时,苏浅正牵着陆锦墨在一家成衣铺子里。

她手中拿着一双男子皂靴,眉头微蹙,似乎有点纠结。

一旁的墨儿手里拿着半串糖葫芦,吃的满脸都是糖浆。仰头看着苏浅,眼神里满满都是喜悦和安全感。

陆云祺一怔,原本想说的话就这样咽了回去。

苏浅给墨儿从头到脚买了一身新衣服,估摸着陆云祺的身材,也买了一套男子成衣。

没办法,父子两身上的衣服都太破旧,她感觉轻轻一扯布料都能裂开。而柜子里她的四季衣裳倒是很新很齐全。

苏浅还买了一床全新的棉花被褥,秋意渐深,很快就要入冬。她可不想睡那床脏兮兮的旧被子。而且有两床被子,还可以跟陆云祺分开睡。

啊~~又香又软的棉花被,苏浅想想都觉得心情好。

原本买完就想走,但看到铺子里放着一排男子皂靴。苏浅想到陆云祺要进山打猎,一双合脚的靴子很实用。

她又不擅针线,不如买一双。但是她不知道陆云祺的鞋码,所以有些犹豫。

苏浅正和老板说话,忽然感觉身后一暗。

“爹爹来了!”墨儿高兴的扑向陆云祺,却在还没靠近他时,被陆云祺一把拎住。

“把脸擦干净。”陆云祺的声音低沉悦耳,很有辨识度。

墨儿感觉自己被嫌弃了。

“你怎么在这儿?”苏浅看见陆云祺有几分意外。他平时进山打猎,要晚上才回家,怎么会在这里碰上。

“来找你们。”陆云祺话不多。

“哦,那正好,你试试这双靴子合不合脚。”苏浅笑吟吟的把手里的靴子递给他。

陆云祺沉默着没有接,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这时掌柜的忍不住上前道:“这位大哥可真是好福气,娶了这么漂亮的娘子,还一心想着父子两,这不买了两身衣服都是给你和孩子的。”

她竟然会给他买衣服?陆云祺一眼扫过柜台上的衣服,一身藏青色的男子成衣,是给他买的。另外还有一包小孩的衣物。

他神色软下来,不由自主接过苏浅手里的靴子。想起昨日苏浅在院中说,想跟他好好过日子。

陆云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这样的人,其实未必适合好好过日子。

*

三人坐在驴车上,墨儿高兴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迫不及待的说:“娘,我可以吃桂花糕吗?”

苏浅笑笑,拿出油纸包把糕点递给他。墨儿十分自然的接过糕点就开始吃起来。

居然没了之前看见苏浅时那种畏畏缩缩的害怕模样。

陆云祺扫了一眼门前的驴车,上面放了油盐、米粮等物件,还有些锅碗瓢盆。甚至还有一大捆全新的棉花被褥?

他不由得看向苏浅,原主来镇上,身边跟的都是不同的男人,买的也是都是她自己的东西,不是胭脂水粉就是簪花首饰。哪里会买这些过日子用的?

“为什么买这么多东西?”陆云祺忍不住问。

苏浅自然也想到原主以前总喜欢让男人替她付钱买东西,但今儿个可是她自己的钱。

“我花的是自己的银子。”苏浅理直气壮。

“我们去了当铺,娘把她的首饰都当了。”墨儿从桂花糕里抬起头,沾着满脸的糕点渣渣。

陆云祺顿住,从前苏浅最喜欢那些首饰了,那简直就是她的命。

他陆云祺就算再穷,也没到让女人当首饰养家的份上。

当下他就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车把式说:“麻烦回一趟当铺。”

>>>点此阅读《和离后,猎户夫君折了我所有桃花》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