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方颜兮 颜兮小说《重生狂妃:我在王府养夫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狂妃:我在王府养夫君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济水之南

角色:方颜兮 颜兮

简介:上一世,方颜兮奉旨嫁给了痴傻的陆北冥,为求和离,帮助堂妹登上后位。
  结果,一杯毒酒,香消玉殒,陪在她身边的只有那个傻子夫君。
  曾经,轻我,贱我,辱我者,我必加倍奉还。
  曾经,护我,爱我,敬我者,我必倾力相互。
  陆北冥,我曾承诺,黄泉之路奈何桥上,不会放开你的手,这一世也是如此。
  金针之法护己,玲珑心肠护人,金堆玉砌,贵女韶华,且看她如何翻出一片晴明艳阳天。

重生狂妃:我在王府养夫君

《重生狂妃:我在王府养夫君》第8章 您甘心吗?免费阅读

五月十六这一天是方颜兮的生辰,她终于见到了太夫人。

在方颜兮眼中,祖母略微年轻了一些,但是却依旧没有什么生气,倒不如她上一世最后见祖母的时候,好像自此了无牵挂,虽然年迈消瘦,但是面目祥和。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祖母就已经打算放下所有一心向死了,毕竟除了她这个孙女,已经了无牵挂了。

祖孙两个默默吃着早膳,方颜兮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放在太夫人的身上,其实她很想再抱一抱祖母。

这几年祖孙两个已经不复从前的温馨,总是淡淡的。

从前不懂事的方颜兮会因此怨天尤人,怄气发泄,可是现在的方颜兮不会了,她只希望祖母能够平平安安的。

太夫人一直茹素,而且很节俭,所以早饭并不丰盛,但是方颜兮吃的却很开心,她都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这样与祖母一起用早膳了。

“听说常妈妈病了。”

太夫人放下筷子,旁边伺候的人立即递上来帕子。

“是,病了有些日子了。”

方颜兮也跟着放下了筷子。

司琴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规矩的站在方颜兮身后。

下人很快将未用尽的早膳都撤了下去,重新沏了茶,端了上来。

“你心里有数就行,她在你身边也伺候了十几年,身子一直不好,也该歇歇了,不如就给些银子,出府养老去吧。”

太夫人看着是不理世事,但是其实院里的事都瞒不过她。

她可能不知道常妈妈到底是因为什么“病”的,但是常妈妈如今无亲无故,她们在江南避世,一无仇家,二无对头,想也知道,八成是和京城侯府的人有关。

而太夫人让方颜兮放常妈妈出府养老,意思就是不想再追究。

方颜兮只侧眼看了一眼自家祖母,并没有说常妈妈偷她庚帖这件事。

“常妈妈在江南并没有亲人,她又年老,所以我想带她回京城。”

方颜兮轻轻啜了一口茶,将她心里的打算说出。

“阿婉!”

太夫人的声音突然严厉。

“你们都下去吧。”

方颜兮有话与太夫人说,可这些话不宜在众人面前说。

屋里伺候的人对了个视线,将手中的活计放下,纷纷退了出去。

直到房门被关上,方颜兮这才起身,敛了衣裙跪下。

“求祖母成全。”

太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悲痛。

“阿婉,你已经十六了,定亲早的姑娘都可以嫁人了,祖母在江南给你找一户殷实人家,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世不好吗,为何,你为何非要回那狼窝去呢?”

太夫人看着方颜兮,只觉的眼前的孩子真的已经长大成人,她有了自己的想法。

“请祖母成全!”

方颜兮整个上身伏低,大有太夫人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样子。

“我不同意!”

如今太夫人只剩下方颜兮这一个孙女,虽然因为一些事与这个孙女并不如从前那样亲近,但这还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这样疾言厉色的拒绝方颜兮的请求。

“祖母~”

方颜兮抬头,眼眶中已经含了一些泪水。

她想回京,她还有许多的事要做,可是第一件就是需要太夫人的同意。

方颜兮早就知道太夫人会拒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孙女的婚事已经成了别人的筹码,她还想着让孙女可以平安喜乐一世。

方颜兮当然也可以等懿旨赐下的时候再回京,但那就晚了,她还有许多事要提前布置。

“祖母,阿婉也想过您说的那样的平凡温馨的日子,可是那些大概是与阿婉无缘了。”

方颜兮灿然一笑,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没有回避太夫人的眼睛,反而是认真的看着,目光坚定。

太夫人有一种预感,她再也无法将这个孙女拘在这一方天地中。

“我的嫡亲弟弟,还未出生,就已经被憋死的母亲的肚子里。

我的父亲,沙场征战,马革裹尸,可是总有人说他意图通敌,被亲信揭发,为保家人这才羞愤自杀。

平南侯是我父亲一刀一枪拼出来的爵位,可他却没有子嗣,爵位只能传给二叔。您想为父亲过继,却被我那””””德高望重””””的祖父严词拒绝。

可怜到如今,年节忌日,连一个能给他们祭拜供奉的后嗣都没有,祖母,您真的甘心吗?”

压在方颜兮心中十几年的痛,在这一刻全完爆发,她声声泣血,每一句都像一把刀,插在心口,伤了自己也伤了她的祖母。

方颜兮本来没有想说这些,只是她突然就控制不住了。

那种无力感,明明想拼命去寻找真相,但是就是无能为力,她就只能躲在那些真相之外。

祖母为她营造一个美丽的,充满谎言的圈子,她懦弱的偏安一隅,不敢面对那些血淋淋赤裸裸的真相。

上一世她为何选择方颜姝呢,她是想奉旨和离,不过那只是她的执念之一,还有那些藏在她心底从不敢揭开的伤口。

“阿婉”

太夫人凄声叫着孙女的名字。

大概太夫人从来没想过方颜兮的心中藏了这么多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是绕不开,你为什么就不能将这些事忘掉,我们就在江南,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不好吗?”

太夫人心急如焚,她害怕,悔恨,她想留下方颜兮。

只是她也不敢再看方颜兮,一手捂着脸,一手无奈的在桌沿上拍了两下。

痛心疾首,说的大约就是如此。

“我忘不掉,父亲温暖的怀抱,母亲美丽的笑容,还有弟弟的心跳声,我忘不掉。

不知道多少午夜梦回,那些画面一次比一次的清楚,我忘不掉!”

方颜兮抬手,轻轻擦掉了脸颊边的泪水。

屋子里出现了奇异的安静,祖孙两个突然谁也不肯出声,一瞬间,她们都知道,她们谁也不能说服对方。

“我劝不了你,也留不下你。”

良久,太夫人才出声,声音中带着无限疲惫。

茶盏中的茶水早就凉透了,可方颜兮却并不在乎,她端起来了喝了一口,凉茶,有些苦涩。

“你想去就去吧,我就在江南,你什么时候愿意回来,就回来。”最后,太夫人说道。

她想站起来,可是站起来的一瞬间踉跄了一下,方颜兮着急去扶,太夫人却一摆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记住,你不仅是平南侯与德鑫长公主之女,你还是我的孙女。”

太夫人慢慢往内室走,身子有些佝偻,她走的很慢,但是说话却掷地有声。

方颜兮平静的脸上终于忍不住,表情又哭又笑。

>>>点此阅读《重生狂妃:我在王府养夫君》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