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重生成了大将军的心头好》小说最新章节,宋明珂 苏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成了大将军的心头好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岁无

角色:宋明珂 苏佑

简介:众所周知,大渊朝的长霁长公主与骠骑大将军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因为长公主她总是在私下唤大将军狗东西、大混蛋。坐等公主与将军毅然决裂的围观群众表示:打起来快打起来!然而他们等啊等,没有等到二人分道扬镳那一天,却等到了沈将军他八抬大轿将娇美无双的长公主迎进了他的府邸。

书评专区

醉挽清风、已成空:作者棒棒哒接触了这种小说很多我最喜欢有两本一本是作者这种一本是不说不说嘿嘿我就是玩作者别太辛苦了哦😌😌😉😉😊😊

热心市民 王某:长公主,说是长公主,朝堂无一人畏惧,就连一个快五品官家女儿都不把她放在眼里,那女主感情发展极慢,给姐妹们避雷

羊有了羽毛:太好看了!呜呜呜呜,每天坐等更新!这写✍得不像是萌新作者啊!沈大将军啥时候娶媳妇回家啊!

重生成了大将军的心头好

《重生成了大将军的心头好》第8章 执念免费阅读

宋明珂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又张开。半晌,她才艰难地组织语言道:“……青梅,沈承聿在哪?”

青梅奇奇怪怪道:“沈大人一大早儿就回府了啊。”

“……一大早?”

青梅恍然道:“哦,是这样的。主子您昨夜喝高了,一直拉着沈大人不肯让他走,还让他陪您在御花园看了半宿的星星。”

宋明珂:“……?”

“最后沈大人怕您着凉,”青梅微微叹了口气,道,“就把您抱回了凌玉宫。”

“……抱?”

“是呀,”青梅点点头,“就这,回了宫后您还一直折腾沈大人,离了半步都不行,最后趁您睡着了沈大人才回了家。”

宋明珂:“…………”

宋明珂艰难地想:她现在去找迟允杀了她,是不是还能重生一次?

“可怜的沈大人呐,”青梅一边收拾桌上的残余,一边凉凉道,“威风凛凛的大功臣,被长公主折腾得鞋子也脏了,官服也皱了,整整一宿愣是眼睛都没合。”

“造孽啊。”

宋明珂:“………………”

她将沈承聿的外衣拎起来,把自己盖住了。

青梅笑着瞥了一眼想要努力地装成鹌鹑的宋明珂,道:“好了,您可快起来罢。要不一会儿陛下来了看到您这个样子,非得生气了不可。”

宋明珂闷在衣服下头,声音沉沉的:“皇兄才没空管我。”

她嗅了嗅,这衣服上的酒气已经散去,徒留沈承聿独有的清爽的香。

感觉就好像被他抱在怀里一样。

宋明珂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想什么呢!那是恩公!恩公!

青梅过来,将宋明珂扒拉了出来,道:“那您也得快起。刚刚皇后娘娘来了信,说是邀您去凤鸾殿共用午膳。”

宋明珂反应了半天:“……啊?”

青梅无语地看着自家长公主。她家长公主哪哪儿都好,就是喝多了脑子容易犯轴。

宋明珂慢吞吞地梳洗装扮了许久,把自己拾掇立整了后,待到皇后身边的元希姑姑又来请了一遍,才动身往凤鸾殿了。

宋明珂走在路上,心中想着她的皇嫂,当今皇后娘娘。

当今皇后姓林,是当朝太傅林双游的大嫡女。林家世代簪缨,是实打实的钟鸣鼎食之大族,无论是其实力还是底蕴都当得一句皇都第一世家。

林家根深叶茂历史厚久,从林家走出的嫡女从来都不是池中之物。

林后也是一样。这个女人对政治的敏感度极高,然而她却将自身推置在政治之外。历朝历代世家女子久居高位,前朝后宫牵扯不清,必然导致外戚肆起玩弄庙堂最后落得个君臣猜忌两败俱伤的结果。林后此人深谙此道,所以从她入主后宫的那一刻起,凡是沾了林家裙带关系的官员她一概不予置喙,一切决定只以皇帝的意愿为前提。

林后虽然不亵玩政治,却时刻都洞悉朝中风向,事实上宋倾岚的很多正确的决策,背后皆有这位皇后的点拨与谏策。

更让人敬佩的是,林后陪伴在宋倾岚身边多年,忠贞勤勉从无怨言。前世宋倾岚病重,是她夙兴夜寐侍奉在君侧,为朝中忧思国君圣体的忠臣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正是因为她一直陪着皇帝,根本无暇顾及他人,最后才会被迟允控制。

宋明珂心中叹息。

这就是她的皇嫂,一个聪明又伟大的女人。

凤鸾殿的偏殿并不如正殿那样华丽,宋明珂步入后室内,只见这陈设堪舆种种都不似女子香闺,反而更像是书香子弟的家。

临东的窗下摆着一把方形红木雕远鹤戏云高案,上头搁了一盆碧翠色的文竹。案旁小几上摆着个青铜制隷形兽纹香炉,清雅的轻烟自香炉中袅袅飘来,让人闻之心情沉静。

皇后殿中的宫人都是极有规矩的,他们见着宋明珂来了,齐齐低眉顺眼地行了礼。宋明珂看到林婉遥坐在桌边笑着唤她:“珂儿,快来罢。”

宋明珂乖乖地行礼落座。

林婉遥道:“元希,布菜。珂儿,今日本宫叫小厨房做了好些你喜爱的菜,你可要多吃些。”

宋明珂轻声道:“好。”

皇后宫中小厨房的口味一向都合宋明珂的喜好,像是知道宋明珂醉了一夜胃口不好,林婉遥亲手为她舀了一小碗甜羹。

“你这孩子呀,又不是没参加过这样的宴会,怎的就如此贪杯。”

宋明珂:“……”

别骂了别骂了,再骂人就傻了。

她接过碗,口不对心道:“沈大人打了胜仗,珂儿这是替皇兄高兴。”

林婉遥嗔了她一眼,那眼神的意思是:得了罢,本宫还不了解你?

宋明珂尴尬地笑了笑,喝了一口羹。那汤汁入口香甜细腻,用了小半碗,宋明珂确实觉得肠胃舒服了许多。

林婉遥又为她夹了一筷子笋丝,然后道:“今儿上午苏贵妃来过了。”

宋明珂道:“她是来找您告状的罢。”

林婉遥点点头,没瞒着她:“是啊。”

“不过本宫不爱搭理她,”林婉遥道,“叫元希打发她回去了。她还说要去找皇上,本宫拦下了。”

宋明珂心道,皇后就是皇后。

苏贵妃的父亲乃是当朝吏部尚书,权势不小,更有人说苏佑为极有可能接管当朝左相的班,所以这苏贵妃在后宫中行事非常嚣张。

但是,架不住皇后比她还嚣张。

吏部尚书如何?

还不是得乖乖在大将军兼当朝太傅林老爷子面前点头哈腰,低声下气。

宋明珂道:“谢谢皇嫂。”

林婉遥拍了拍她的手,道:“你这孩子见外了不是?不过——”

宋明珂知道自己要挨训了,放下筷子乖乖地把手放在膝上作严肃状。林婉遥被她这样子逗乐了,笑道:“你紧张什么,本宫又不会打你。本宫是想说,珂儿日后行事要多多思虑,现在是有陛下与本宫为你撑腰,可若是日后我们不在了呢?谁护着你一世呀?”

宋明珂道:“皇嫂胡说,您与皇兄必会长命百岁。”

林婉遥笑得眼尾现出了细细的纹,只是这一道浅淡的皱纹却为她平添了一丝静雅的气质。她道:“属你嘴甜。”

宋明珂有些小得意地勾了勾嘴角,将青梅剥好的虾放到了盘中,夹了起来,刚要入嘴,就听到林婉遥说:“所以,为了让珂儿这一辈子都能有依仗,本宫与你皇兄商议了一下,也是时候给珂儿选个夫婿了。”

“啪嗒。”

虾仁掉到了桌子上。

====

苏府。

后院中。

此处景色盎然,春山如笑。院中假山堆叠,小池之中碧色的荷叶掩应着水中畅游穿梭的鱼儿,偶尔一两朵花瓣落入水中,顺着微风,被轻轻刮起了一个旋儿。

不远处杏雨梨云,蜂蝶眷恋起舞。

迟允坐在院中的石桌前,石桌之上放着一个棋盘。棋盘之上黑白双子盘踞半壁,不相上下。棋盘边放着一盏温热的茶,茶色通透澄碧,嫩绿色的茶梗根根站起。

他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衣,修长的手中还捏着一只黑色的棋子随意把玩着。

他眼睛盯着棋盘,似乎在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迟大人久等了。”

迟允看向来者。

苏佑为含着一丝讨好的笑,姗姗来迟。他带着歉意道:“苏某刚刚去料理了一些家事,耽搁了一会儿,还望迟大人莫怪。”

“无妨。”

迟允面上云淡风轻,语气也是没有什么波澜,叫人根本捉摸不透。

苏佑为脸上笑意堆叠,心中却惴惴不安。

他心虚啊。

就在前日,他手下有一个官员犯了一点小事,而他刚巧处于仕途的上升期。结果就因为这小事,那官员升迁的事情就被卡上了一卡。

于是这官员找上了他。

五万两白银,换一次无关痛痒的擢升。苏佑为觉着这买卖也算划算,就答应了。

没想到,这事儿被迟允逮了个正着。

迟允是什么人?御史大夫。

他管的就是这些。

苏佑为怎么能不心虚?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全看迟允手中这封折子乐不乐意递到皇帝的跟前儿。所以当今天下午得知迟允突然来访时,苏佑为心里慌得不行。

偏偏迟允来了,只是一直下棋,对于这件事一直未置可否。

这不得不让人更加惶恐。

苏佑为讪讪落座,继续和迟允对下这盘残局。他心中揣着事,于是手上的棋子也跟着犹豫了起来。最终,还是被迟允的黑子杀得片甲不留溃不成军。

迟允叹道:“苏大人输了啊。”

苏佑为讪笑着搓了搓手:“是输了,是输了。迟大人棋艺高超,苏某甘拜下风啊。”

迟允笑了一声,没有接他的马屁。身旁有侍女上来收拾棋局,迟允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戴在大拇指上的墨玉扳指将他肌肤衬得有些发白。

苏佑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迟允放下茶盏道:“通州上品银尖,是好茶。”

“只是我喝不惯。”

苏佑为心中一动。

他当然知道迟允不会突然吃饱了撑的突然对他家的茶水指指点点,于是他道:“苏某洗耳恭听。”

“银尖,当属沄州所出为极品。”

苏佑为沉吟了半晌,恍然道:“苏某知晓了,明日苏某便会寻到沄州银尖,着人送到迟大人府中。”

“还望大人笑纳。”

迟允道:“那迟某就静候苏大人佳音了。”

二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迟允又逗留了一会,与苏佑为聊了许久,直到傍晚时分才动身离开。

迟允走在廊庑下,身旁跟着他的书童许泽。

“大人今日似乎与苏大人交谈甚欢。”许泽道。

迟允背着手,没有说话。

许泽又道:“不过大人,这苏大人不是犯了……吗?您为何只字未提呢?”

迟允慢悠悠道:“该说的我已说清楚,剩下的……”

他不再往下接话,只是摸了摸自己的墨玉扳指。

许泽一头雾水地挠了挠头。

迟允走得并不算慢,而刚经过堂前拐角处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许泽疑惑道:“大人?”

迟允突然回头。

廊庑之下只有几根漆红色的楹柱支撑着。一阵风拂过,将迟允的衣摆吹起,送来了阵阵花香。

半晌,迟允才摇摇头道:“无事。”

于是他继续走了起来。许泽只疑惑了一瞬,却也未纠结,只是道:“不过,最近苏大人的家中也算是门庭若市了,苏大人也不愧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呢。”

迟允道:“吏部掌管朝廷官员升迁罢贬之事,常有献殷勤者上门也是正常。”

许泽无不同意地点点头,他道:“不过奴才听说,这苏府最近不光是门客拥趸之流络绎不绝,前来议亲的人也是不少啊。”

迟允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可不是不少么?

所有人都知道,苏家苏二小姐到了婚配年龄。

苏二小姐苏晚凌,倾国倾城,尽态极妍,乃是世人公认的京城第一美人。

“苏二小姐不愧是第一美人,”许泽还自顾自道,“这前来求亲的公子都要将苏府的门槛踩烂了,奴才听说那秦家三少爷都曾亲自上门求娶苏二小姐呢。”

“只可惜今日未能得见苏二小姐花颜。”

迟允整理了一下自己略显凌乱的衣袖,而后放下手。

他将目光移到廊外的梨树之上。此时正值季节,梨花开放得雪白芬芳,飘飘洒洒的花瓣如同漫天飞舞的鹅毛雪一般。

京城第一美人?

迟允不屑地笑了。

他并不是没见过传说中的苏二小姐,只是传言中那女人美得不可方物,他偶然一见,却觉得不过平平。

那种庸脂俗粉,也配叫美人?

真正的美人,应该是灿烂的,是直白的,极具侵略性也危险得不得了,一旦接近,就会被她那满身的刺扎得流血不止,尽管如此,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逼近,想要占有。

她的双手布满了鲜血,可她的眼神却是冰冷的。

多么美啊,像一朵猩红的罂粟,尽管开在败土之中,却能摇曳出她自己的风华。

而不是如同这漫天飞舞的梨花,等待着别人的赞扬与歌颂,待到花期一过,就会被碾进泥中,泯然众矣。

迟允想到昨日宴会之上,宋明珂握着温润的玉樽看着他,她那细腻的手指比那玉樽还要精致三分。

偏偏她的脸上写满了抗拒。

这可真是……让人喜爱得紧。

>>>点此阅读《重生成了大将军的心头好》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