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医途王尘 魏爷爷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医途

小说:玄幻

作者:龄狐冲

角色:王尘 魏爷爷

简介:龙肝用来煲汤,凤髓取来下酒。
一根金针可定生死,一壶忘忧可安家国。
什么你说东边附属小国又在跳腾作妖?酒且温着,容我去去就来。

书评专区

医途

《医途》第8章《瑞兽麒麟》免费阅读

等到老人返回破庙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原本空手出去的老人,这会儿身边多了一个物件,古色古香的小盒子,上面是镂空的,里头摆了许多东西,王尘都不认识,只是闻着特别的香。

“娃儿一会跟在我身后,看到任何事情,任何东西都不要害怕”老人对那个正在研究小木盒的孩子说到。

“嗯,我都听魏爷爷的,一会我就跟在你身后。”孩子眨巴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说到

等到孩子说完话,老人一下把孩子揽在怀里“拿着那个小木盒,咱们现在就出发。”

也不见老人有何动作,王尘只觉得周围的东西都变得模糊起来,世物好像都在一个劲的往后退,王尘的身体好像在被什么东西压缩着,就在孩子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停了下来。

等到孩子回过神来,已经到了那天练习九圣图里蛇式的那个瀑布跟前了。

“我的老天爷呀,爷爷,这是什么功法,好厉害啊,一下子能跑这么远?”孩子难言兴奋之情的问到。

“这个呀,这个是道门的一种小神通,叫做缩地成寸,修建到极致可以一息千里。甚是逍遥。”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在我身边,寸步不离。”老人看着王尘郑重的说到。

不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的王尘只能抓紧老人的衣袖,用行动来表达自己会始终寸步不离的跟在老人身边。

老人掐了一个剑诀,只听着,嘴里念了一个“开”字,那落麟湖的湖水竟然奇迹般的分了开来,就那么硬生生的开辟出了一条道路,直通湖底深处。

王尘此刻就感觉自己身上好像镀了一层膜,孩子起初紧张的不敢四处张望。等到渐渐熟悉了这个环境以后,就兴奋不已,一会摸摸自己胳膊,一会看看自己大腿,孩子怎么也想不明白。

为什么湖水会自行散开,为什么自己能像鱼儿一样在水里通行,就连呼吸都和在陆地一般无二。

“这是避水决,也是道门里的术法之一。”仿佛能看懂孩子的想法一样,老人及时为他解惑的说到。

本来以为顺着这湖水,越往里走就会越黑的王尘发现自己错了。

这落麟湖越往里走,居然越亮。快到湖中心的时候,居然形同白昼一般。

等到了湖中心的时候,王尘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湖水中间居然有一座洞府。

洞府的大门,用四根仿佛直通天际的青色大石柱子支撑着。门阁中间就像普通人家一样,有一个大大的匾额,奇怪的是,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写。

老人和王尘就顺着那巨大的门往里走,假山参差,怪石林立。甚至在这湖心深处,还有很多植物。“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在水里头活下来的。”王尘心里想着。

过了那参天的门柱,在约摸往前走了一刻钟的时候,王尘终于明白,为什么湖水深处会亮如白昼了。

原来就在这湖心深处,居然有一对夜明珠,像鸡蛋般大小,就那么摆在蚌壳做成的盘子上。

孩子觉得那东西很好看,就不由自主的往那里走去,想摸一摸那能让整个湖底都变的亮堂堂的夜明珠。

于是孩子松开了那原本抓着老人衣袖的手,想去抓住那颗夜明珠。

就在王尘的手,即将触碰到那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夜明珠的时候,异变突生。

吼~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吼声。震慑着王尘的心魄,这一刻王尘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刺穿了。

伴随着那巨大吼声,甚至于这座湖泊里的水流都开始变得沸腾起来。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就那么包裹着王尘,好似要将孩子撕裂开来一样。

那庄重肃穆的威压,仿佛如实质般,击打在王尘心里,孩子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被一根根绳索勒着,吊在空中,然后在被蘸着水的皮鞭子,一下一下的抽在身上。

“灵尊息怒,我乃长生宗门人,本无意打扰灵尊清修。破水而来,并非是对那夜明珠有觊觎之心。今携弟子前来,只是于昨日撞见灵尊显圣,瞧着灵尊似有隐疾,如若能观瞧一二,或许能找到破解的法子。”

老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甩开那大袖,就那么一卷。王尘就觉得自己那原本已经快要脱离身体的魂魄,就那么重新归位了。

等到老人话说完,原本沸腾的湖水也渐渐归于平静。

王尘就看着,自那湖心深处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就好似它们本来就在那里一样。

随着这两个身影的出现,方才安静的如同死水一般的湖泊,就好像突然有了生机一般。宁静,祥和的气氛环绕着整个湖泊,似乎所有的烦恼,焦躁都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了。

只见水中出现的两道身影,一个小孩子不认识那叫什么,整个身子就只有小狗一般大小,通体乌黑,只有两个眼珠子,红通通的一直盯着俩人看,仿佛随时能冒出火光一样。

另外一个孩子认识只见另外一个巨兽有大概四匹马那么大。“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通体呈乌黑墨绿色。和那个读书的老先生给他讲的故事里的麒麟一模一样。只是有一点和那个老先生口中的瑞兽有点差别。

那就是眼睛,瑞兽麒麟的眼睛应该是充满着慈爱,且祥和宁静的。可是现在这个麒麟的眼神虽说还是那么宁静,可是偶然间闪过一丝丝暴虐的气息。

那眼神中暴虐之气每闪过一次,湖中的水流就那么波动一次。然后就见那瑞兽的表情狰狞一下。

“魏爷爷,那麒麟好像真的是生病了,好像是在压制着什么东西,不让它出来。”孩子怯生生的开口说到。

“灵尊肯现身相见,实乃一大幸事。如若不弃,可否让老朽观瞧一二?”老人打了个稽首,缓缓开口对着那神兽说到。

“吾观瞧,前些日子这小子演练的招式,似有神机。就连我,也要受那气机牵制几分。汝也并非道门子弟,这避水决和那缩地成寸,也练的颇为纯熟,想来也是另有机缘。”

“凡人,你修为得来不易,且莫要逞强,如此锲而不舍的修行,说不定终有一日,会悟的大道,羽化而登仙。”

孩子此刻还在震惊于这麒麟居然能口吐人言。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身处的这座湖泊升起一团水柱,就那么裹挟着师徒二人,作势就要往湖面而去。

“速速离去吧,今日之事,切莫要和别人提起。”原来是那瑞兽想要送二人离去。

>>>点此阅读《医途》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