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种田 » 正文

齐三郎 马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顾篱笆种田手记》最新章节

小说:顾篱笆种田手记

小说:种田

作者:滚动的苦瓜

角色:齐三郎 马估

简介:【甜宠+爱妻号+一v一+无系统+无金手指+温馨向+种田】
马春花是土生土长的城里娃,赶上穿越大军,成了村里的顾篱笆。
开局喜提穷夫君狗子一个
系统滴木有。。。。
空间滴也木有。。。
连记忆都木有。。。。
正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马春花一腔老血倒着流。

书评专区

风千里:女主的性格很鲜明,生活常识知道好多,做菜也厉害

用户40766186:平平淡淡纯种田文,男主憨厚朴实,小夫妻互宠互爱,勤劳致富。

喜欢碧萝的萧然:非常喜欢看。不错的小说

爱吃竹轮的魏少:好看。。。

顾篱笆种田手记

《顾篱笆种田手记》第八章 拿出来免费阅读

“谁们?”

顾篱笆问完觉得自己傻了,除了齐三郎家里那几位,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她们这房子偏得很,不可能是顺手牵羊的村里人。

家里剩下的东西并不多,还都是不值钱的粮食,正经小偷更不值当了。

齐三郎没有回答她,背对着顾篱笆,本来蹲着起狍子皮的手像冻住了一样。

他维持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宽大厚实的肩膀莫名的透出一股悲愤,从冰封一样的姿势控制不住开始微微的抖动着。

顾篱笆正想去安慰他一下,就见齐三郎突然站了起来。

齐三郎甩下一句,“我去拿回来!”就冲出了家门口。

手上的起皮刀子还紧紧握着。

顾篱笆看着像一阵风一样狂奔出去的齐三郎,心里急死了,越是老实人,爆发起来越吓人。

前世多少这种被压迫的老实人突然爆起伤人的事。

她立刻追了上去。

齐三郎跑得很快,好在大中午的,路两边没什么遮挡物,她远远的还能看到他。

她这体力实在不行,跑两步就喘不过气。

还好村子并不大,远远的还能看见齐三郎在村头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

她也停下来喘了一口气。用两只手扶着膝盖,腰刚刚弯下来,就听巨大哐当声传了过来。

她赶紧站直。就见齐三郎的大长腿还在半空中往下落。

明显是他一脚把门给踹倒了。门板落地还在地上蹦了一下。

顾篱笆顾不得喘气,强撑着往齐三郎那边赶。

这会正是大家吃午饭歇晌的时间,巨大的声音把沿路的屋子里的人都惊动了。

“拿出来!”齐三郎一声爆喝!

屋里正围着吃饭的人都呆住了。

齐三郎的大哥最先反应过来。又看见齐三郎手里的刀子。立刻拉起齐大嫂。

把她推到前面,才对着齐三郎嚷道:

“你疯了!赔钱!门你都敢踹,你还有没有把爹娘放在眼里!”

邻居们也都聚集到了齐家门口,指指点点的。

“你们!拿出来,要不然今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齐三郎脸憋得通红,脸上的伤疤越发显得狰狞。

齐三郎这把心里的火烧了很久了,分家也就罢了,自个养活自个也就算了。

这两个哥哥隔三差五的就支使两个嫂子去他家溜一圈。

管他要养老人的银钱,他但凡有就给了,毕竟是自己父母,要是他手里没钱,屋子里有啥就直接兜走。

他一大男人,也不适合跟嫂子们扯皮,每次都是被她们搜刮一空。

哪怕他干着还算挣钱的危险行当,也家徒四壁。

他被熊瞎子抓花了半边脸,那个时候他们都没放过他,要不是他贴身收起了熊胆,连药钱都给不起。

发着高烧躺在床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看他一眼,直接把熊搬走了。

要不是老大夫过来看他替他灌药,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那一次以后,他学会了藏钱。攒了几年他都二十二岁了,人家娃都满地跑了,才赶巧娶了顾篱笆。

他们一听说他花了十两娶老婆,摆酒那天跑过来当着众人的面骂他,骂他不孝,骂他白眼狼,骂他有钱不给爹娘。

齐三郎嘴巴笨,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能由着他们骂。

骂完吃完还把屋子里他置办的肉啊干货都带走了。

还好他多了个心眼把米面藏在屋顶。

不然这两天他们连吃的都没有。

当天晚上他喝多了,顾篱笆发高烧晕死过去,他跑去找大夫,被她们知道了还要说他是报应。

现在更是趁他们不在直接翻墙进屋拿东西。

他心里的这股子火彻底被点燃了。

齐三郎拨开被他大哥顶在前面的大嫂。走过去一脚踹翻了饭桌。

“拿出来!”

“你个不孝子!你这是什么做派,爹娘在这里你都敢这样!”

齐老爹色厉内荏抖着胡子指着齐三郎。

齐三郎直直的看着齐老爹,脸上的伤疤充血红得像要喷出来。

还是同一句话:

“拿出来!”

他的手把刀子把得紧紧的。几乎时刻能够给人照着心窝子来一刀。

齐老娘见势不妙,赶紧指了指堂屋。

“儿啊,这是怎么了,大郎家说是你孝敬我们的。”

齐三郎冲进堂屋,他家的几袋粮食正放在桌子上。

他操起几袋东西,也不搭理他娘,直接就出了门。

顾篱笆刚刚赶到,齐三郎把刀子别到腰带上,空出手拉住顾篱笆往回走。

在门口张望的村民一看他的脸,自动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

大家这么些年都明白,齐家这一窝子干的都不是人事。

齐三郎老实巴交的,十五岁的时候被分了出来,又瘦又小。

东家一个馒头西家一块饼长大的。

后来他自己学会打猎了,能养活自己了,也长大了,不进山的时候经常给各家帮忙干活。

大家都心里有数,即使从头到尾齐三郎没有说什么。

大家很快就一哄而散,在齐家门口留下一堆不屑的口痰。

齐三郎牵着顾篱笆的手从很大的跨步慢慢的稳下来迁就顾篱笆的小步子。

快走到家的时候,齐三郎的气息完全平稳下来了。

顾篱笆一只手把交握变成十指相扣,另一只手给齐三郎竖了一个大拇指。

齐三郎的脸又红了。

“你不怕我吗?”他忐忑的问,他不想他的小媳妇见到他这一面。所以跑得特别快。

但是当他那股火发完看见她站在门外向他微笑的时候。

他又觉得很满足。

像是心里被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火苗都熄掉了。

“不怕,我很喜欢。”

顾篱笆回答得真情实意。

无论什么时代,女人嫁人幸福与否,看得都是男人。

最可怕的一种就是爹娘不慈子愚孝。往往这种情况下最终承担后果的是媳妇子女。

虽然她不赞同齐三郎这个做法,太直接了,不孝的名头扣下来,任谁也没有办法。

但这个三观她是赞同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打落牙齿和血吞那是傻子才干的事情。

而且,齐三郎这一出马,估摸着他家能老实一阵子了,省了老多麻烦。

“我的男人很棒!不过,下回带上我,你放火我给添油,咱夫唱妇随!”顾篱笆郑重的跟齐三郎表示。

“哈哈哈哈!”齐三郎直接笑开了。

>>>点此阅读《顾篱笆种田手记》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