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宝 » 正文

司墨 林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最新章节

小说: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

小说:萌宝

作者:周大白

角色:司墨 林嵩

简介:【追妻火葬场+超级萌宝】池烟宁重回到五年命运转折的时候,面对上辈子疯狂爱了一辈子,到死却没看她一眼的冰山男人,她这辈子表示,不爱了!
  老娘眼瞎老娘认,捂不化的冰她不要了!
  她先一步甩了离婚协议,带着球迎接光明的生活。
  许久之后,霸总浑身不习惯,“池烟宁呢?她又在作什么妖?”
  “总裁,夫人她离婚带娃搞事业忙得飞起,不记得您了!”
  司总表示,装逼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自己老婆自己追!

书评专区

娶款机!:我只希望女主可以不用这么早原谅男主吧!至少给多点苦头他尝一尝,这本书挺精彩的,不是那种被虐之后男主认错道歉之后马上原谅的。很推荐大家看看

柒囍.7-11:“我的热情在你的忽冷忽热和敷衍之后就全部都结束了。”

爱吃麻瓜果:棒棒棒棒棒!

爱橘不爱梨:天哪,我看第一章的时候就己经沦陷了🥰,女主又A又飒,马甲超多(我喜欢),男主追妻火葬场,两个可爱的萌宝☺️☺️☺️内容我超喜欢。和其他同类小说不一样,没有一会儿和好了又一会儿误会相互虐,反正就是不拖泥带水。这本书追得值

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

《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第8章 不是野种免费阅读

池小夕听到这里抬起可怜巴巴的大眼,“我要去找我妈咪的!我穿这个能快点追上她!”

林嵩听到这里只觉得自己那颗坚强的钢铁直男心都被她打动了。

原来这是个大早上妈妈跑了,自己穿着轮滑出门找妈咪的可怜娃。

当即,他心里就不是滋味,尤其是这么小丫头片子长得还有点像池烟宁,就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太凶了。

这时,他身后传来了司墨辰的声音。

“林嵩,怎么还没好?”

林嵩皱着眉走过去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跟司墨辰说池小夕的事,他现在十分可怜池小夕,一通个人情感堆砌的描述把池小夕说成是没人要的可怜娃,没有他们帮帮忙,马上就得饿死街头!

“司哥,我们要不帮帮她吧。”林嵩提着建议。

司墨辰眸光一片深沉,他淡漠道,“让她上车吧。”

“欸!好!”林嵩当即就兴高采烈的跑回去抱池小夕。

“小丫头,你今天运气好,我们老总说今天带你去找妈咪!”

“什么?!”池小夕顿时眼前一亮,毫不犹豫的跟着去了,她面前车开了,立刻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司墨辰,她惊喜道,“是哥哥叔叔你!”

“什么是哥哥叔叔?”林嵩听到个奇怪称呼莫名其妙。

“叔叔长得像我哥哥,所以是哥哥叔叔!”池小夕软绵绵的说着。

“听不懂,什么乱七八糟。”林嵩听不懂池小夕的形容,他准备把她放下后忽然想到了司墨辰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司哥,我还是把她放在前面吧,我抱着她。”

司墨辰看了池小夕一眼,“不用了,放过来。”

“我就要跟哥哥叔叔坐在一起!”池小夕挥舞着小手手就要去抱司墨辰。

她对司墨辰有天然的好感。

司墨辰看着举起小手手,一脸热情期待的池小夕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当初池烟宁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接住了她。

立在门口的林嵩看到完全不嫌弃池小夕脏,一把抱起她的司墨辰顿时就惊了惊。

这,这是真的?!

他怎么记得他们总裁最讨厌小孩子!最讨厌别人抱他!更不可能抱别人!

这抱着孩子的司墨辰是认真的吗!

“哎呦~”车里,落入司墨辰怀里的池小夕立马哎呦一声。

“怎么了?”司墨辰僵着手不太知道自己是不是抱疼这个小孩子了。

“小夕夕的脚脚疼!”

司墨辰顺着她说的看到了她粉色睡裙下面的膝盖,上面都磕破了皮。

小萌娃娇嫩的皮肤多出两道小口子红得特别醒目。

司墨辰心里没来由的跟着心疼了一下。

“是不是流血了~”池小夕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想要自己去看一看。

“别动。”司墨辰把她摁在自己怀里,转身去后座拿医药箱,亲自给她擦着伤药,处理伤口。

还立在门口的林嵩更惊呆了!

要是刚刚抱抱这个臭丫头他还能接受,现在这给她包扎,他没法接受啊!

自从池烟宁走后,他们总裁身边连个母蚊子都没靠近过。

今天!他!司墨辰在给一个小丫头!包扎伤口!

他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正在里面处理伤口的司墨辰头也不抬的回了句,“开车。”

林嵩立刻把车门给阖上了。

“哥哥叔叔,还是好痛痛~”池小夕大眼睛巴巴的看着司墨辰。

司墨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我会再轻一点。”

“不行,要吹吹,吹吹就不痛了!”池小夕把自己的小腿腿抬高,手把手教他怎么伺候好一个小奶娃。

司墨辰看着面前抬高高的小腿腿,他眉头几不可微的蹙了蹙,在池小夕那闪闪亮亮满满期待的小目光下再度鬼使神差的低下头轻轻的呼呼了两下。

“还疼吗?”

“还差一点点,要再呼呼一下下~”池小夕继续卖萌撒娇。

“可以了吗?”

“小夕觉得如果能再来一下下会更好~”

“能不能再来十下~”

“哎呦哎呦,小夕夕的脚脚一点也不痛了,一定是帅帅叔叔的呼呼太有用了!小夕喜欢帅帅叔叔~”

池小夕一把钻到了司墨辰的怀里,小手手揪着他的衬衣领子乐不思蜀。

她甚至都忘了她妈咪,还有被她丢下的哥哥。

谁叫这个帅帅叔叔太让她喜欢了,太让她有安全感了。

简直就像她想象中的爸比!

而司墨辰被这么一团小小软绵绵的温暖抱住,僵直的身体都不自觉软了好几度,他脑海里闪现的是曾经有一团跟这个一样满心依赖满心期待的温暖扑在他身上。

只是那个女人被他给丢了。

想到这里,司墨辰的手不自觉就抱紧了怀里这个小奶娃,他似乎是有那么一丁点奇怪的紧张。

有点后知后觉的去抓那个已经跑了的女人。

怕那种温暖再离开。

前面的林嵩看着后座抱着一个小萌娃跟奶爸的司墨辰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

天呐天呐!

神呐上帝呐!

是不是他眼睛出毛病了!

请重新赐给他光明,让他重新看清他的总裁吧!

这里面的人一定不会是高冷霸气的他!

此刻深湾大酒店。

池烟宁让经理把酒店高层全都叫过来,她要核实一下现在的领导层是不是都换了人,拿到确凿证据她才会去她二叔家找他们算账。

就在她刚刚把酒店里的领导层都叫过来的时候,孟潇潇的电话就打来了。

池烟宁一接,对面就是孟潇潇哭哭啼啼焦急的声音,“烟宁!大事不好了!”

池烟宁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了?”

“小夕不见了!”

“什么!”

半个小时后,池烟宁丢下了深湾大酒店所有人,完全顾不上这些人会去找池家二爷打报告,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池小夕失踪的地方。

公路之上,孟潇潇披头散发的在路上找着人,看到池烟宁过来立刻上前,“烟宁,怪我怪我都怪我!”

“到底怎么了!”池烟宁下了车。

跟着在外面找人的池小白也过来了。

“妈妈,”池小白跑到她面前,皱巴着小脸,写满自责道,“我把妹妹弄丢了。”

池烟宁听到这里根本没有责备池小白,她一把把池小白抱在怀里,“没事的,一定能找到妹妹。”

“对对对,一定能找到小夕!”孟潇潇也到了她身边,“我等下就发微博,让所有人都帮忙来找!”

“潇潇,你也别急。”池烟宁强忍着心里的慌张,她开始分析问题,“我们要有效的找人,这里的监控呢?”

“这里没有监控!”孟潇潇道,“这是新修的一条路,老监控前段时间坏了,就一直没按新监控!”

就是因为没有监控她才着急的!

池烟宁听到这里眉头越锁越紧,她继续镇定的问着,“小夕不见的时间段是什么时候?”

“十点十分到十点半。”池小白抬起头准确道。

“这样,我们先去调取这条街出入口有监控地方的视频,我们按这个时间段排查车辆,”池烟宁心里慌得不得了,但是她依旧条理清晰的分析着,“现在孩子失踪不到半小时,警察不会立案的,我们再找点人过来,在附近的树丛里找一找,小夕人很小,不会走远的。”

孟潇潇听到她的话这才跟有了主心骨一样,三魂七魄全都归了位,这个时候,又一辆车赶了过来,车上的是陆瑾。

“烟宁,小夕出什么事了?!”陆瑾也过来帮忙了。

不消十分钟,这一整条街出入口的监控就被调了出来。

陆瑾的家族在帝都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调取一下街道的监控视频无非就是一句话的事。

马路监控轻而易举的就拿到了。

但是这条街正好它有监控的地方正好卡了两个路口,一个叉路口同样没有监控,另一个主路口才有。

这也就意味着只能从那个主路口上排查车辆,这样,他们的排查难度极高。

池烟宁让陆瑾帮她把所有车都记录下来,她等下一个一个的打,另一边她直接带着人四处去找池小夕。

到了下午,她把这一条街里里外外都查遍了也找不到半点池小夕的痕迹,她立马去联系陆瑾,“怎么样?!所有进出车辆的信息都弄齐了吗!”

“查完了,全都齐了。”陆瑾给她整理了几百个名单出来。

池烟宁都不要别人插手,她亲自打,一个一个的去问,到晚上的时候,除去七八个接不通的电话,剩下的全都被她问遍了。

全都没有看到池小夕。

池烟宁终于慌了。

“小夕呢!”

“烟宁,你别急,”陆瑾陪在她身边,“一定能找到的。”

池烟宁听到这里推开了他的手,她站了起来,陆瑾立刻道,“烟宁,你要去干什么?”

“我亲自去这几个人家里问问。”池烟宁站起来看着手上名单排除下来的信息,调取出了这些人的家庭地址。

她上门去找。

陆瑾看她极差的精神,安慰道,“烟宁,你今天一天都没好好休息,我去吧,你留在家里。”

“我不要!”池烟宁心口全是焦急,她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学长,你帮我看着小白,再帮我去警局帮我查查今天出入的这些车里面有没有人贩子!别跟着我!”

陆瑾见她这固执的样子深深了解她的脾气,退一步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后面交给我。”

池烟宁立马拿着车钥匙发动车辆挨家挨户的去找。

此刻SW集团。

总裁办公室。

一个小奶娃舒舒服服的睡在里面软包大沙发上。

身上还盖着一件大西装。

池小夕睡得太舒服了。

她被司墨辰抱在怀里后不自觉就睡着了,这一睡竟然睡得这么踏实。

司墨辰看她睡这么香,直接把她带到了办公室里。

这小家伙在他面前睡着,竟然让他心都安定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越看她越喜欢。

他没惊动她,她在睡觉,他在一件件的处理公务。

到了黄昏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看到池小夕还在睡,一个人到外面去接了。

他走后没多久,总裁办公室就被人推开了。

“墨辰哥,我给你重新约了个时间,你没时间和院长妈妈吃饭,那我们就去孤儿院送批礼物吧。”苏蓉款款的走了进来,第一眼没看到人,第二眼才看到睡在沙发上的小丫头。

小丫头?!

“谁呀,吵死了~”池小夕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不想起来,往司墨辰的西装外套下窝了窝。

下一秒她身上就一凉,一直盖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被人给抽掉了。

“你是谁!”苏蓉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面前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还盖着墨辰哥的外套!”

“你好吵啊!凶巴巴的老妖婆!”池小夕看着这么凶巴巴的女人就不喜欢,她这人最不喜欢别人凶她了。

有人凶她她就会更凶。

她才不要被人欺负!

当即瞪着大眼睛奶凶奶凶的吼回去。

苏蓉冷不丁的被这个小丫头给吼了,顿时柳眉倒竖,越发恼火的看着她,“你还敢吼我!你这个不知死活的野种!”

“小夕不是野种!”池小夕听到野种两个字顿时眼睛就红了。

她这辈子最不喜欢听的就是野种两个字。

因为她没有爸爸,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也被人嘲笑过这两个字。

她当时还懵懵懂懂的问对方,野种是什么。

对面的人笑得极大声的跟她讲,就是她这样没有爸爸不知道爸爸是谁的臭小孩!一看就是爸爸不要的!

“小夕有爸爸!小夕有爸爸!”

“呵呵!你有爸爸,你爸爸是谁!”苏蓉狞笑的看着她。

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门又被推开。

窝在沙发上的池小夕立刻大叫,“爸爸!”

她喊着从沙发上滑下去,一把抱住了走进来的司墨辰。

司墨辰被她抱得猝不及防,尤其在听到她叫自己的那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就跟被撞了一下一样。

他蹙着眉低下头看着池小夕,就看到她两眼汪汪可怜无比的盯着他。

光是看一眼就叫他心里极不舒服。

他低下头把她抱了起来,“你怎么了?”

得到回应的池小夕立刻扁了扁嘴,她委屈至极的指着苏蓉,“那个坏阿姨说小夕是野种!”

司墨辰听到这两个字心里更不舒服了。

他冷着眼扫了一眼苏蓉,立在原地的苏蓉看到这个架势都惊呆了。

这,这,这!

“出去。”司墨辰冷冷的对她道。

“墨辰哥……”

“别让我说滚。”司墨辰连看她一眼都没有,抱着池小夕走到了他座位上。

苏蓉这个时候就跟晴天霹雳了一般,立在原地死死的看着他们两个,看着他们两人真跟父女一样,又是惊愕又是恼怒的离开了这里。

她走后,池小夕立刻略略略的对着她的背影吐舌头。

这个举动更是叫苏蓉气得不行。

她走得更快了。

>>>点此阅读《离婚后,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