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正文

许大茂 许施主四合院:贫僧真不是花和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四合院:贫僧真不是花和尚

小说:都市

作者:出手不抠

角色:许大茂 许施主

简介:成空和尚偶然间看到情满四合院剧情,被毒到一身修为尽毁,寻死之时,穿越到了六十年代的四合院…适时觉醒功德系统。
面对满院禽兽,成空和尚再不容情。
棒梗看到他,“和尚师父,我以后再也不偷东西了。”
三大爷阎埠贵看到他,就远远的躲了开去,暗叹:“我阎埠贵算计一生,没想到会折损在和尚手里。”
许大茂则瑟瑟发抖的望着他,“和尚,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做个好人。”
傻柱搂着娇妻对着和尚拜了三拜,“感谢师父!”

四合院:贫僧真不是花和尚

《四合院:贫僧真不是花和尚》第8 章 大茂狠抽自己免费阅读

清晨,天刚蒙蒙亮。

成空和尚来到院中,屏气凝神的耍了一套金刚掌。

只见他动如脱兔,静如处子,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收工站立。

成空没有一丝欢意,反而露出苦笑。

这套威力绝伦的金刚掌现在被自己舞成了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能不能对付得了何雨柱都难说…

想当年,和尚也是能摘叶伤人的超级高手,现在抱起一张桌子都有点费劲。

不由得他不伤感。

“哪里来的野和尚,大清早的扰人清梦,还不快滚出去。”

就在成空和尚黯然神伤的时候,许大茂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贫僧住在这个院里,施主要贫僧滚到哪里去?”成空看着许大茂,暗喜又有功德上门,表面却是惶城惶恐。

“你住在这里?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许大茂冷声喝问。

“贫僧不知,请问施主怎么称呼。”

“我是许大茂,担任轧钢厂最轻松工作的电影放映员,同时是院里最紧近三位大爷地位的人。野和尚,你连我都认识,还敢说是这个院里的人?”

“许施主整日忙碌不见身影,贫僧是昨天搬进来的,怎会认识施主?”成空和尚笑道。

“野和尚,我看你这几天一直在院外摆摊,就知道你是不怀好意,早就暗暗留意你。

你今天终于忍不住了,想偷偷摸摸溜进我们院子偷东西对吧?只是很不巧,遇到了我,活该你倒霉。”

许大茂上前抓住和尚的衣领。

“识相的话,破财消灾,我可以当没看到你。”

“许施主,此言差矣!”

成空和尚微笑着叹了口气。

“贫僧若真是做贼,自当任由许施主处置,只是贫僧早起是为了锻炼身体,跟做贼完全不搭边,许施主莫非觉得贫僧好欺负吗?”

“野和尚,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现在就抓你去一大爷那里。”许大茂说着话,手臂发力,揪着和尚的衣领往易中海住的房子拽去。

成空和尚微微一笑,也不挣扎,只是右手握爪轻轻的抓住了许大茂的手肘位置。

“哎吆…和尚…哎吆…你对我做了什么?”许大茂突然觉得右手剧痛袭来,如一堆蚂蚁在啃食他的血肉,顿时痛的冷汗直冒。

“许施主,你晚上操劳过度,大清早的脾气又差,依贫僧看,应是虚火过旺导致,如果任由它发现下去,恐怕许施主的四肢难保。”

“和尚,你吓唬我啊?”许大茂虽然心中震惊,但是脸上依然是煞气一片。

“许施主若是不信,可以手摸肘部,那里现在应有很大的凸起,这是病发的征兆。”

许大茂疑惑的看着他,“野和尚,刚才明明是你抓了我一下,我才疼的,你现在给老子扯什么‘虚火过度’?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阿弥陀佛,贫僧虽然日夜坚持锻炼身体,却也没有这个能力,能举手投足间就卸了许施主的骨头。”成空和尚宝相庄严的解释。

“贫僧只是看到许施主快病入膏盲,于心不忍,出手点化,许施主怎么还怪起贫僧来了?”

许大茂一想也是,还真没有人能在不下重手的情况下就把人的骨头给卸开。

哪怕是战斗力爆棚的何雨柱也不行。

所以,他有点相信和尚的话了。

“和尚,那你快想办法救救我啊!”许大茂吓的声音都变了。

如果四肢废掉,那做人还有什么乐趣,不如死了算了。

他现在意气风发,春风得意,当然不想死,所以只能求和尚施救。

“这个病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成空和尚高深莫测的一笑。

“你倒是快说啊。”许大茂急道,他现在感觉手肘处的疼痛越来越剧烈,让他的心都跟着剧烈颤抖。

“阿弥陀佛,贫僧自当倾力相救。”成空和尚脸容凝重,“只是,刚才许施主说贫僧是贼这个事…”

“啪!”

许大茂素来机灵,怎会不明白和尚所指,立即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和尚,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差点冤枉了好人,我真是该打。”

“善哉!善哉!”成空和尚微笑不语。

你骂贫僧做贼,岂是一个耳光所能解决的,你骂了几句,就必须得赏几个耳光。

许大茂见和尚还不动手给自己医治,又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他立即明白了。

要说许大茂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跟他擦眼观色,喜拍马屁有很大关系。

“啪…”

许大茂毫不犹豫的甩起自己能动的左手,正手一巴掌,反手又是一巴掌,连着抽了十下,才停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成空和尚。

和尚微笑点头,抓住他的右手,猛一发力一抽一送。

“咔嚓!”

许大茂顿时感觉疼痛减轻了很多,又过一会,疼痛全部消散。

许大茂哆嗦着嘴唇,想要说话,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妈的,刚才用力过猛,把嘴都抽歪了。

“许施主,现在感觉如何?”成空笑吟吟的问道。

“呜…啊…呜…”许大茂本想说,‘我好了’,可是吐出的声音却变成了‘呜啊’。

“许施主,呜啊是什么意思?贫僧弄不明白。”和尚茫然的看着他。

“啊…”许大茂羞的无地自容,狠狠一跺脚就往家里跑去。

“叮!宿主惩治恶人成功,奖励一百元现金,粮票十斤,油票十斤,菜票十斤,布票十尺。”

成空立即掏出奖励,放进了已经微微鼓起的衣兜。

再次练了一会金刚掌,见开门出来的人渐渐多了,他才停了下来,往回走去。

何雨水打着呵欠,一脸困意,微闭着眼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人有三急,她实在是憋不住了,才恨恨不已的爬起床,准备上个厕所再回来睡。

成空和尚正好从她家门口经过。

砰!

两人撞了个正着。

“啊…”

何雨水悲愤的惨嚎声突兀的响起,把和尚吓了一跳。

“女施主,贫僧只顾赶路,没撞伤你吧?”成空连忙扶起她。

“呕…”

一股难闻的气味钻入了和尚的鼻子,他立即转身干呕起来。

“臭和尚,你滚,你什么都没看见,那不是我的。”何雨水羞愤的看着地上一滩带着黄色的液体,咬牙切齿的对着和尚吼道。

“女施主说的是,贫僧什么都没看见,呕,贫僧这就绕路走,呕…”

成空和尚紧捂嘴鼻,仍有丝丝气味透入,他一边干呕一边快速的走开。

“雨水,你怎么了?”何雨柱听到叫喊声,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了门。

“哥,你别出来。”何雨水惊恐的喊着,猛跑几步,把何雨柱的房门关了起来。

“雨水,你没事吧?”何雨柱不知道妹妹突然发什么疯。

“没…没事…总之你现在不能出来。”何雨水匆忙弄来一点煤灰,把污物遮盖住,再拿起扫把打扫干净。

反正已经拉了,索性她也不去厕所了,跑到房间拉个痛快。

把脏衣服换了下来,用一个大大的袋子团团捆住,才走出门。

“哥,你可以出来了,我去丢个垃圾。”

何雨柱郁闷的打开门,看着地上的一滩水印,他上前闻了闻。

“呕…”

………

.

>>>点此阅读《四合院:贫僧真不是花和尚》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