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刘尊荣 刘尊亮《在情海里漂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在情海里漂泊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用户99164579

角色:刘尊荣 刘尊亮

简介:三个堂兄弟同时爱上一个桃子姑娘,可桃子看上的是三个堂兄弟中的老二,老大不服气不死心,用尽心机,算计和伤害两位堂兄弟,老三因此出走他乡,老二虽然抱得美人归,最后还是被老大骗到外乡,差一点客死他乡,被渔民父女相救。桃子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嫁给了老大。解放后,老大被判无期徒刑。老二回来了,是和桃子复婚还是娶救命恩人。老三也荣归故里,是娶被爱的护士,还是娶桃子,离奇曲折的故事,完美的结局,值得期待。

书评专区

在情海里漂泊

《在情海里漂泊》第八章 说泪说愁 旧爱新伤只剩我在情路上免费阅读

和村长一起把桃子从医院里接出来,一路上刘尊荣没说一句话,这对曾经彼此深爱过的情侣,在向现实屈服分开五年,历尽磨难再度重逢后,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回到家里,桃子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想起刘尊亮因为自己给两家兄弟带来的伤害,她越发羞愧难当,感觉对不起两家人对自己的好,对自己的爱;一想起是刘尊亮亲自带人烧死了自己的父亲,而自己还和仇人结婚生子,就心如刀割;一看到自己和刘尊亮生的孩子,心里就特别的膈应和别扭。一想起刘尊荣现在对自己形同陌路,不理不睬,她就越发痛恨刘尊亮。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刘尊亮被判无期徒刑,她没有感到一丝难过,她觉得这是罪有应得。

两个孩子看到妈妈回来了,连忙向桃子的怀里扑来,桃子突然心生排斥,对孩子不理不睬。

两个孩子扑了个空,立即大声哭起来。娜婶儿看在眼里,心疼地对桃子说:“桃子,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苦。我们不能把大人的过错,强加在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辜的。孩子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如果孩子有什么闪失,你只会更加痛苦的。”

听了娜婶儿的话,桃子连忙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哽咽着对孩子说:“你们要记住,是你那个连猪狗不如,不知好歹的爸爸害了我们大家,你们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两位奶奶和两位叔叔,替你爸爸偿还欠下的债。”

看到妈妈哭了,俩孩子懂事地停止了哭泣,连忙边点头,边用小手帮妈妈擦眼泪。

眼前的一幕,让娜婶儿看在眼里特别的心酸。娜婶儿心想,刘尊亮罪有应得一走了之,留下的一家三口今后怎么活命呢?

儿子刘尊华临走前就嘱咐过她,请她做做荣哥的工作,让荣哥和桃子破镜重圆,重归于好。

儿子还特别叮嘱她,荣哥好像有什么心事,最近一直闷闷不乐,不爱说话,也不怎么理人,让她替荣哥解开心里的疙瘩。

其实这段时间刘尊荣心里也是特别痛苦和矛盾的。完成第一期支前任务,时隔五年他回到了湓城县,他们的船工队正在和部队一起原地休整,准备转战解放大西南战役。他是打算抽空回马嘴刘看看的,可能是因为当年在戏班子唱小生有点名气,或许是在支前船工里技术最好,表现最突出,一下被眼尖的县治安大队的大队长罗先良认出来了。

罗先良问他怎么不唱戏做起船工来了,刘尊荣就把自己的遭遇讲给了罗先良听,罗先良听后很重视,认为不能让支前勇士流血流汗再流泪,就立即报告给了公安大队,公安大队立即展开了调查,公安传回来的消息是刘尊亮和桃子已经结婚,并生了两个孩子。

桃子和刘尊亮结婚生孩子的消息就像晴天霹雳,一下子把刘尊荣击倒了。死里逃生等来的是妻子嫁给了加害自己的兄弟。他一下子病倒了,变得沉默不语了。以至于后来在招待所刘尊华遇见他,觉得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案子很快调查清楚了,刘尊华找他签字谅解刘尊亮,他想都不想就签字了,因为他心里已经麻木了。本来他是不打算立即回马嘴的,后来是县里考虑到他家里的特殊情况,取消了他的支前船工资格,他才和刘尊华一起带着来抓刘尊亮的公安回到了马嘴刘的。

回来这些天,他无法面对桃子,更无法面对两个孩子,所以他闭门不出。虽然母亲一再告诉他,庭康是他的孩子,他怎么都不相信;告诉他桃子这些年怎么细心照顾她和娜婶儿,他觉得那是桃子心虚的表现,在他的心里,他还深爱着桃子,但无法接受桃子对他的背叛。

面对眼前的尴尬局面,娜婶儿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是时候要打开刘尊荣的心结了。

娜婶儿来到刘尊荣身边坐下,看到刘尊荣闷闷不乐的样子,细声细气地问刘尊荣;“孩子,这些年你在外面吃苦了,看到你回来后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婶子心疼你,婶子着急呀,婶子怕你憋出病来了。你有什么话,有什么苦,可以告诉婶子吗?”

刘尊荣抬起头对娜婶儿说:“婶子呀,你对我们的好,我一辈子都记在心里,你的恩情我是一辈子也报答不完的。这五年来我真是受尽了磨难,死里逃生,咬牙坚持下来,就是为了回来和桃子团圆。当我得知桃子嫁给了亮子哥,我心里确实接受不了。这一切磨难都是亮子哥一手造成的。特别是桃子不但与亮子哥结了婚,还生了俩孩子,我看着心里特别不舒服。”

娜婶儿说:“你知道那个男孩儿是谁的吗?你知道桃子为什么才嫁给亮子哥的吗?”

刘尊荣回答:“妈妈告诉我了,我不相信,也不想听。我遭遇的劫难比桃子多得多,在患难中我也遇到过像我爱桃子一样爱我的人,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对桃子的爱,对桃子的承诺,就是死我也要和桃子死在一起。当我满怀希望回来时,眼前看到的是物是人非,桃子另有所属。”

娜婶儿被刘尊荣的真情打动,怜悯心油然而生,她满含热泪地对刘尊荣说:“荣儿,你把你这五年的遭遇说给我听听,也许我能帮你解开心结。”

刘尊荣告诉婶子,当年亮子哥带他去秀河煤矿挖煤其实是个骗局。好不容易来到矿上,矿上根本不缺人,矿主本不愿意收留他们的,刘尊亮说刘尊荣会唱戏,老板喜欢听戏,才把他们留下的。刘尊亮被安排在矿井下挖煤,刘尊荣每天帮老板往井下送三餐饭,其余时间陪在老板身边,老板要听戏就得给他唱。每个月的工钱根本不是十块银元,而是四块银元。

刘尊荣心想既然来了就干三个月回去。除了赚足来回的路费,还得余点钱回去补贴家用。

三个月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秀河的桃花汛比往年来得早,矿井下也积满了水,矿上放工休息。刘尊荣和刘尊亮来河边看洪水,只见河面上冲下来很多木料。

刘尊亮就同刘尊荣商量,下河去捞木料,然后买到矿上做支撑木。刘尊荣心想,自己水性好,只要两个人相互配合,有保护措施,捞木料不难,木料还可以卖给老板多赚点钱回家,也就同意了。

刘尊荣找来一根粗绳子,一头系在岸边的大树上,一头系在自己的腰上,自己下水捞到了木料,就让刘尊亮连人带木料往岸边拉。

刘尊荣下水游到河中间,很快就捞到了一根很大的木料,由于水流太急,他怎么也游不到岸边。他朝着岸上的刘尊亮大喊,让他赶紧带紧绳子把他拉到岸边。刘尊亮看到水中抱着木料奋力挣扎游向岸边的刘尊荣,连忙走到树下解开绳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刘尊荣顺水漂流,不知过了多久,飘过了秀河,飘到了婆娘湖中间的一个小岛附近,身上绑着的绳子被岛上一棵倒下的大树缠住了。也不知过了多少天,才被岛上的一位姑娘救起。

婆娘湖风高浪急,水下漩涡暗流很多,人称婆娘湖打鱼十男九不回,男渔民死得多,留下孤儿寡母的多,才被人们称为婆娘湖。

救刘尊荣的姑娘叫郭梦婷,当年就是和父亲郭再洲在湖上打鱼遇险,船翻了,父女俩被水流冲到这个岛上的。

由于小岛附近水情复杂,平常没有人过来打鱼,父女俩就在岛上相依为命,天天盼着有船过来带他们离开。

这一天,郭梦婷看到岸边倒下的大树旁漂动着一根大木料,就拿来竹钩子把木料拉到了岸边,郭梦婷走近一看,木料上还死死地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郭梦婷连忙叫来父亲,连人带木料一起抬到了岛上的草棚里。

夜里,郭梦婷把刘尊荣抱在怀里,用身体温暖着他,直到第二天天大亮了,刘尊荣才醒了过来。

由于父女俩的悉心照料,在随后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刘尊荣的身体慢慢恢复了。由于春汛水凉,刘尊荣在冷水里浸泡时间过长,他一直要靠双拐才能走路。

郭梦婷每天用艾草给他按摩给他熏脚,一年后,他才丢掉了双拐。

从此后,他们白天在岛上拓荒种地,晚上刘尊荣给他们唱戏,郭梦婷跟着学戏,在这样世外桃源的日子里,刘尊荣对郭梦婷父女俩产生了很强的依赖,郭梦婷也对刘尊荣产生了特殊的感情。

一天,郭再洲试探着问刘尊荣:“我们在岛上一起被困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离开,你有没有在岛上成家的打算呢?”

刘尊荣知道郭叔暗示的是她和郭梦婷的事:“郭叔,我感谢你们救了我,感谢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也很喜欢梦婷,只是我家里有妻子,我不能抛弃她,更不能伤害了梦婷这么好的姑娘。”

郭梦婷问刘尊荣:“如果我们在岛上永远出不去,你会娶我吗?”

刘尊荣很坚定地回答:“只要我们想出去,总有一天会出去的。”

郭梦婷接着问:“如果我们出去了,你妻子要是嫁给了别人,你会娶我吗?”

刘尊荣不相信桃子会嫁给别人;“她不会的,她一定在等着我。如果她真的嫁给别人了,我一定会娶你。”

郭梦婷的心里乐开了花。

过了不多久,刘尊荣所说的走出去真的实现了。

有一天,解放军的南下船队在小岛附近发现了他们,就把他们救下了岛。

刘尊荣水性好驾船技术好,为了感谢解放军的救命之恩就参加了运输船队,随部队转战各地,在运输队里立功受表彰那是后话。

郭梦婷父女俩和刘尊荣相互留下地址后,就随着船队回到了老家,因为家里人还盼着他们回家。

听完了刘尊荣的讲述,娜婶儿才知道这些天来他为什么这样有苦难言,默不作声。

桃子在门外听见了刘尊荣和娜婶儿的对话,心里更加自责和羞愧。她要向刘尊荣道歉,她要让刘尊荣知道自己其实也一样爱着他,眼前的一切,只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点此阅读《在情海里漂泊》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