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南楼庭生宋修睿 杜文渊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南楼庭生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浣月

角色:宋修睿 杜文渊

简介:美人与兄弟,孰轻孰重?宋南楼以为顾云翾便是天下至美,不想却又遇上丰神如玉的谢庭生,皇权与情爱的纠缠让命运的车轮碾压了各自的青春与心灵。

书评专区

南楼庭生

《南楼庭生》第8章 较量免费阅读

乾宁殿。

五品以上的文臣武将,身着各色朝服,手持笏板,排列整齐,依次奏事。

大殿内静寂肃然,落针可闻。

御史台左都御史宋修睿一袭紫色朝服,腰间玉带,经年的风雨历练,自有一种稳如山岳的气度,出列奏道:“启禀皇上,臣弹劾荆州刺史杜文渊,他数次克扣地方上所纳给户部的钱粮,我大梁四十万大军西征凉州,自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见粮草的供给也是战场上胜败的关键所在,杜大人罔顾战场上将士的性命,一味的中饱私囊,贻误军机,请皇上严惩。”

宋修睿置身在这朝堂之上,心里常常浮起慈宣太后的影子,虽然故人已逝,这份情谊却从来没有减轻分毫,他一直都是把司慕辰母子的安危看得比自己的命都要紧。

这得来不易的江山,他誓死也要守住。

所以,他眼里绝容不下一粒沙子。

荆州刺史杜文渊慌忙出列跪倒,乞求道:“皇上明鉴,微臣冤枉。”

金色的龙椅上,一袭明黄色的龙袍,乌黑的长发束起,头戴着金色的冠冕,系着明黄色的冠绳,冠冕顶的中端镶嵌着闪耀的宝石,细细的珠链流苏垂落在两边,脸上是华美的精金面具,虽看不出他任何表情,只面具后面颇为冰冷的双眼,便使得他整个人都透出无比的凌厉之气。

司慕辰缓缓地道:“杜爱卿莫慌,宋大人既然出言弹劾,自然是要拿出足够的证据,朝堂之上,岂可信口雌黄。”

不愧是九五之尊,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杜文渊磕磕巴巴答不出话来,只拿袖袍暗暗擦了把额上的汗道:“谢皇上明察。”

宋修睿久居朝堂,无凭无据自然不敢无的放矢。

他静静向旁边扫了一眼。

户部尚书王梓文立刻会意,忙奏道:“回禀皇上,荆州九郡,一百四十万户,六百三十万丁,按照我朝每丁每年二石计算,六百三十万丁每年应缴纳一千二百六十万石粮食,而据户部目前所载,杜文渊大人还欠了至少一半钱粮未曾交上来。臣现将户部所记账册呈给皇上过目。”

王梓文躬身把一本账册举过头顶。

王甫安走过去,把账册拿过来双手奉给司慕辰。

司慕辰将账册捧在手上翻了几页,隔着精金面具,他眸中神采渐寒渐暗。

一抬手,把账册使劲扔在地上。

杜文渊吓得脸都白了,跪在地上竟也顾不得体面了,一味的使劲磕头,脑门上都磕出血来了。

“食君之禄,当忠君之事。当初朕把荆州九郡都托付给你,这是对你多么大的信任,征西凉的将士们沙场御敌,拼死奋战,你竟然还敢背地里克扣钱粮,中饱私囊?不用大理寺再审,立刻拉出去杖毙。抄家,家产没入国库,诛三族。”

朝中众臣中,有些人是跟着杜文渊一起暗度陈仓贪腐取利,闻听皇上对他的宣判,心里也瑟瑟发抖,像垂死的蚂蚁在热锅的边缘侥幸挣扎。

“贪腐这么大的数额又岂是他一个人做下的?如今凉州战事吃紧,其余人等,朕不再追究,若有再犯,必要一查到底,数罪并罚,绝不姑息。”

司慕辰面具后表情如何不知道,但他眸如寒潭,紧握的双手,骨节发白,青筋隐隐凸起,可见他一直在多么努力地压制着自己心里的怒火。

听到司慕辰说不再追究旁人的话来,刚才心中打鼓的那帮人暗道了声:好险。

殿外进来两名侍卫,不由分说,把地上已经哆嗦得要命的杜之渊强行拉了出去。

“皇上开恩啊!皇上开恩啊!……”

杜之渊一边喊,一边挣扎。

他只喊皇上开恩,却不敢喊自己冤枉,可见户部尚书王梓文的账册,已是铁证如山了。

他想狡辩也没有狡辩的余地。

司慕辰眼中像落进了星辰,沉声问道:“荆州刺史一职有谁可堪任?吏部可有人选?“

宋修睿听他不问自己,反倒直接问吏部的官员是否有人选,按说吏部负责官员贬谪和升迁,问他们也是理所应当,但这样的事,之前司慕辰必然是先私下问过自己,得到自己的首肯,他才在朝堂上来议的。难道司慕辰真的要一步步架空自己?即便如此,自己给他卖命了半辈子,难道还有什么其它的选择吗?自己从来都是他手中的一把刀而已。

吏部尚书郑元忠眉头微蹙略微沉吟,出班奏道:”启禀皇上,微臣斗胆举荐通政司通政使何钺何大人。请皇上定夺。“

司慕辰沉默着并未及时作答。

殿内再次恢复忐忑不安的静寂。

唯有窗外的落叶堕地的声音,莫名搅动人心。

树欲静而风不止。

西凉战事不息,局面容不得司慕辰更多思虑,心中暗暗斟酌了一番,前吏部文选司何正忠之子何钺,何正忠人如其名,一生清廉正直忠烈,看来眼下这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了,于是道:”就依郑卿所请,即刻拟旨,着通政使何钺尽早赴任吧!“

郑元忠眉头舒展,悄悄松了口气,谢恩道:”臣领旨。“

”臣领旨,谢皇上!“通政使何钺,一身靛蓝色朝服,长身玉立,如此规正的朝服竟给他穿出几许飘逸来。

”荆州的百姓朕就交给你了,希冀你不负所望。“。

说罢,司慕辰自龙椅上站了起来,眼中难得流露出几分期许的感动,眼前这位气度不凡的年轻人似乎给了他某种希望。

”退朝“。王甫安见皇上司慕辰已经起身,慌忙扯着嗓子喊出一声来。

”恭送皇上。“众臣跪安。

司慕辰看都没有再看宋修睿一眼,转身径直走出乾宁殿。

宋修睿心中一紧。

自己费力给他扳倒了一只这么大的蛀虫,他竟然半分好脸色都没有,自己无意间反而给何钺那小子做了嫁衣裳。

湛蓝的天空下,一排排的宫殿上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在阳光下闪耀着皇家独有的尊严。

宋修睿只觉得这景致有些晃眼。

初秋的午后渐渐褪去了夏的燥热,蝉鸣声也显得寂寥了。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前几天才下过雨,秋意渐凉,但庭院内并无萧索之意。

院中回廊曲折,花木奇珍,藤架花圃,假山怪石,亭台流水,一应俱全。

宋府并不大,不过四进的院子,这在公侯将相宅院林立的京城,这样的院子实在寻常。

宋修睿虽在朝堂上炙手可热,私下里做人却一向低调,不贪私,不结党。

可即便他再如何谨慎小心,忠心跟随,司慕辰对他的依仗也还是江河日下、一去不返了。

他最烦扰的时候,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呆在湖心亭里喝酒。

司慕辰颇具心机,自己又是亲手扶持他上位的人。

他对自己既忌惮又厌烦,忌惮自己在朝中盘根错节的关系,若不是有着经天纬地的势力,自己又如何扭转乾坤助他登基呢?

但每次看到自己,估计都会让他想起当年的旧案来。

虽然时过境迁,但他午夜梦回,心里也会有一丝丝不安的吧?

>>>点此阅读《南楼庭生》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