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脑洞 » 正文

《你竟不愿叫我一声儒圣》王二罗燕小说阅读

小说:你竟不愿叫我一声儒圣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回首金陵

角色:王二罗燕

简介:【诡异+极道流+横推】
大齐元符六年。
三教共逐天命。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宁尘两世为人,携属性加点器穿越而来,
放眼天下,处处皆是妖魔动乱,民不聊生。
既然读书救不了这方世界。
只好一拳轰出,横推诸世,再塑乾坤。

书评专区

你竟不愿叫我一声儒圣

《你竟不愿叫我一声儒圣》第8章 源力之谜免费阅读

清晨。

初夏来临,雨后的空气清爽,有一股浓郁的草木香气。

幽州城内,最近多了一些奇怪的人,他们常常在清晨和傍晚出现。

这些人,会穿着下摆及地的白袍,手中拿着一把四尺长的白幡,不断在城内游走。

宁府的厨娘,祥婶就看到过好几次。

宁府内院。

祥婶利索地忙完今天的早饭。

随后挎起菜篮,走向宁府正门。

“早啊,秦大爷。”

“早啊,祥婶,你今天穿得真好看。”

祥婶白了一眼色眯眯的秦大爷。

趁着现在天色尚早,她要赶紧去菜市场,不然便要排队。

穿过春风十里路,跨过绿水桥,菜场便到了。

“祥婶,这么早啊。”

“唉,我们二郎最近练武,要吃好多肉呢,晚了可赶不上新鲜的。”

祥婶笑着和路过的熟人打了招呼,正要去广源肉铺里买些东西,右手却被人拉住。

转头看去,是一个穿着红色短大褂子的短发男子,身材矮小,头部极大。

两条粗黑的弯眉下,是一张惹人注目的大嘴。

“有事吗?”

祥婶有些发毛,喃喃开口,面前这人长得极为诡异。

“要剪头发吗?”

那粗眉男子声音嘶哑,面无表情地说道。

祥婶勉强笑了一下:“不了不了,我赶着回去。”

粗眉男子依然是那句话:“要剪头发吗?”

祥婶心中发毛,右手用力挣脱了男子的手,快步向着肉铺走去。

来不及细挑,祥婶匆忙的拿了几块肉,又买了一些果蔬,便赶回宁府。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头发顶端,已经出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斑秃。

今天书院休沐,宁尘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

小翠的死亡风波已然平息,府内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只是护卫的人数变多了一些。

宁尘快速洗完脸,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朝着前厅走去。

那场血案后,家里人已经不在内院吃饭,都是搬到前厅去。

宁尘来到前厅时,客位上正坐着两个年轻貌美的陌生女子,大哥宁书则是陪坐在旁。

宁尘有些诧异,笑着和大哥宁书打了个招呼。

“大哥,早啊。”

宁书淡淡地点了下头:“你来了,坐下吧,我给你介绍一下。”

待宁尘坐下后,宁书继续说了起来。

“这两位是烈阳帮的护法。”

“穿着红裙的,是陈墨女侠。穿着白裙子的,是罗燕女侠。”

宁尘闻言,心中一紧,脸上则不露痕迹地笑道:“久闻二位侠名,今日一见,更胜传闻。”

那唤作罗燕的白裙女子,捂着嘴笑道:“宁家二郎不必客套,我们和你哥哥是好朋友。”

红裙子的陈墨也笑着附和:“听闻宁二郎还未曾婚配,我有几个闺蜜,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

宁书淡淡地说道:“婚事,还是看他自己。”

“大哥,似乎和他们很熟?”宁尘心中警惕,陪着聊了一会,就听他们说到王家别院的事。

“宁二郎,最近有没有在王家附近,看到什么陌生人?”

宁尘面上不露声色,笑着看向罗燕:“陌生人?那倒没有,我最近都是住书院多一些。”

罗燕闻言点点头,她也就随口问问。

帮中那两人,都死了半个多月了,凶手一直没找到,她才见人就问。

罗燕和陈墨又坐了一会,到饭点了才告辞离开。

宁书起身相送,宁尘则是去了饭桌。

宁尘又是隔着老远,就听到了妹妹的哭声。

八仙桌前,宁晚晚和信娘已然就坐,父亲宁咬金还在军营,没有回来。

坐下后,宁尘有些无奈地问:“娘,晚晚今天又是怎么了?”

“她昨天买的小狐狸,不知道怎么死了,今早祥婶发现的。”

信娘没好气地说道。

小姑娘继续嚎哭。

宁尘摸了摸晚晚的头,笑着安慰。

“咳咳咳,晚晚别哭,生死有命啊。”

“吃完饭,哥哥带你去把小狐狸埋在院子里,让它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说完,宁尘又转头看向信娘:“那狐狸呢?”

信娘头也不抬,指了指面前盘子里的红烧肉。

“这不搁着呢吗,还没动筷子呢。”

羊角辫小姑娘哭得更厉害了…

宁尘有些无奈,随后问道:“那狐狸长什么样?回头我再去买一只。”

信娘一边哄着小姑娘,一边回答。“长还挺漂亮的,一只银狐。”

宁尘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他想到了那晚,在王家别院看到的那只。

信娘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宁晚晚嘴边,说道。

“晚晚,咱们不能浪费小动物,这狐狸肉可好吃了,不信你尝尝。”

宁尘脸色骤变,伸手把肉拿过来,放到自己嘴里。

这狐狸可能是妖怪,说不准肉是有毒的。

宁尘练武倒是不怕,但信娘和晚晚就不一定了。

信娘诧异地看过来:“你干嘛抢啊,那边多着呢。”

宁晚晚放肆大哭…

“我爱吃狐狸肉。”

宁尘勉强笑了笑,把盘子端起来,唰唰几下,全吃了下去。

随即又问道:“这狐狸是在哪买的?肉质还不错。”

信娘白了他一眼:“就天然居那边。”

宁尘点点头,起身快速离开。

他要去天然居那看一看,说不定会有收获。

信娘在后面着急道:“你饭还没吃完呢。”

—————

张三腿是烈阳帮的一个普通帮众。

虽说没什么职位,但因每次抢地盘时,都是第一个先跑的,在帮内也算名声响亮。

他五短身材,此时穿着普通猎户的衣服,正靠在树边,一边用草帽扇着风,一边低声咒骂着。

“娘希匹的疯狗王二,忘了当初是谁带你进的帮。”

“有眼不识金镶玉的东西。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安排你爷爷来布香火?”

“虽说这卖货的钱归我,可这都是买狗买鸡的,谁会没事买个狐狸?一股子腥臊味!”

“你好?”

清亮的少年声音传入耳中,张三腿闻声望去。

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白袍少年,身形强健。

少年正盯着他身后的五个笼子,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张三腿心里莫名一凉。连忙起身,满脸堆笑道:“少年郎,可是想买只狐狸回去养着?”

“我先看看。”

宁尘笑着点头,上前仔细观察这些狐狸。

一共五只,都四仰八叉地躺在笼子里,正睡着觉。

都是银色皮毛的母狐狸。

每只尾巴末端,都有一点金色的毛发。

腹部也都有一些凸起,不细看发现不出来。

宁尘将手挨个伸进笼子里,摸着这些狐狸的肚子。

嗯,很硬。

宁尘的笑容越发灿烂。

“我全要了。”

张三腿一愣,犹豫了一会,却又堆着笑,问了起来。

“少年郎,是自己养,还是送人?”

宁尘微微一笑,他之前便听到了这猎户发牢骚时说的话,觉得此事定有蹊跷。

“哦,银色的那一只我自己养,其他的送给我的同窗们,我是读书人,不会骗你的。”

张三腿打量着眼前这个面容清嫩,笑容诚挚的少年。

帮里规定,一只狐狸只能卖到一户人家。

不过,这少年送人也不是不能卖,就是小头目王二那不好交待。

一想到王二,张三腿又是一阵恼火。

“娘希匹的王二!”

“啥?”

“没事,卖。一只五十个大钱。”

“可能便宜点?”

“你出多少?”

“一百八十文。”

“二百四,不能再低了。”

……

半响,宁尘递出两吊铜钱,共计两百文。礼貌地笑道:“多谢大叔。”

张三腿接过铜钱,把草帽往头上一扣,撒腿就跑。

“归你了。”

有了这钱,趁着天色还早。

他老张,还能去趟好运来赌场,耍两把。

晚上还可以去趟勾栏,会会老相好。

可没时间陪这个少年瞎掰扯。

“跑得真快啊。”

宁尘望着张三腿消失的方向,不由一阵感慨。

宁尘领着五只笼子,向着护城河走去,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随后运起内劲,右手化作掌刀,将睡着的狐狸全部宰杀。

宁尘取出狐狸腹中的硬物,果然是那黑色玉石。

他伸手将一块玉石握在掌心,一道熟悉的黑雾涌出,没入身体。

源力:10点。

快速将五块玉石吸收完后,将狐尸和石头一起扔进河中。

源力:50点。

宁尘心中没有喜悦,反而一沉。

这黑色玉石有蹊跷,王家那块吸收完怨气的玉石,能提供20点。

寒山寺那鬼物,更是提供30点!

也就是说,一块吸收满怨气的玉石,背后就有数十条人命。

而且,这样来看的话,这源力的本质,也极有可能是灵魂。

“吃…人吗?”

宁尘喃喃自语。

>>>点此阅读《你竟不愿叫我一声儒圣》全文<<<

发表评论